信心大道信心舟——卓洛(才让)喇嘛

0625-5

末法时代,当人与人之间的尊重与信任愈趋衰微的时候,对于一个佛教徒而言,经典上所提到的“视师如佛”、“弟子对上师生起坚定不移的信心,将身心全然交付给上师”,似乎已只是一个高悬在经典中的理想。而高僧大德的传记中所载种种圆寂时的瑞相:宁静安详、全无恐惧、预知死期、洒脱自在的情形,似乎也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现代人甚至对此半信半疑。但是今天,一位西藏喇嘛圆寂前的种种示现,证明了经典所言真实不虚。

卓洛(才让)喇嘛1970年生于青海省果洛州班玛县多贡玛乡。自幼即于噶陀传承的温达寺入佛门,在具德上师白玉派嘎旺尼玛仁波切前接受别解脱戒。而后随着三学清净的的舅舅拉闷喇嘛学习藏文及噶陀传承的一些修法仪轨,并于图旺活佛前接受基础佛法理论的教育。

当他第一次听到无上大圆满成就者堪钦门色尔仁波切的名字时,不由自主地生起强烈的信心,并多次于梦中接受门色尔仁波切的传法,因此决定前往青海省旺青多巴寺,依止门色尔仁波切。

卓洛喇嘛在门色尔仁波切前接受了龙钦心髓的前行,并依此闭关圆满五加行的修持。后门色尔仁波切又以大圆满口耳传承的方式给他直指了心之本性,使他生起了“上师如佛”的坚定不移的信心。又到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前亦接受过大圆满龙钦四部心要的灌顶。

1995年门色尔仁波切圆寂后,卓洛喇嘛至尼泊尔、印度等地朝圣,先后于多珠千法王、贝诺法王等多位高僧大德前接受种种显密教法。1995年底,他应台湾宁玛巴喇荣三乘法林佛学会的邀请,前去协助师兄图登诺布仁波切从事弘法利生的工作。

在喇荣三乘法林佛学会,他的年纪最轻,平日活泼热情、友善待人、坦诚率直,像个孩子般,见到熟人总喜欢拍拍肩,甚或重重的捶一下,然后“哈!哈!哈”地大笑。但是不拘小节,多数时间是衣衫不整、威仪不具,有时在修法时候,哈欠连连,甚至睡着了,即令旁人不以为然,但他仍我行我素。

卓洛喇嘛对根本上师门色尔仁波切的虔敬及信心极为坚定。门色尔仁波切的头发及衣服的碎片,是他永不离身的护身符;不论走到那里,必定随身携带门色尔仁波切的照片,作为顶礼处。一切法中,最重视的即为门色尔仁波切的祈请文。

佛经中所说的“先他后己”,在卓洛喇嘛的身上,也是如是展现:任何时候,好东西一定先给别人,自己的东西,只要有人喜欢,则毫不吝惜地送给他,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帮助他人。在家乡的时候,有一次大水把桥冲走了,他全然不顾自身的安危,跳入水中,救起两位落水的喇嘛,深获旺青多巴地区上师们及民众的赞叹。有一次,一位朋友要回西藏,他把积蓄全部给了朋友,自己则一文不名。

或许因为水土不服,从1997年5月起,他的身体就持续消瘦。1998年3月初在医院检查,证实身罹重病,经常痛得他青筋暴露,双手抱枕直不起腰,但每次都均咬牙强忍,其忍耐程度令医师及护士们均难以置信。只要疼痛稍减,他就拿出法本念诵、修持、虔心祈祷。

9月23日清晨,一直照顾他的恭博喇嘛一如往常地将牙刷送至床前交给他,这次却见他将牙刷往旁边一摆,身体坐直,两腿盘起,以大圆满心性休息的姿势,两眼直视虚空禅定了一段时间。然后双手合掌,极其虔敬地口诵:“具恩根本上师堪钦门色尔仁波切”,接着唱诵了六、七遍的门色尔上师祈请文。非常喜悦地告诉恭博喇嘛:“在面前虚空的彩虹光环中,具大恩德的根本上师门色尔仁波切来接我了,周围还有很多的圣众围绕,我想我应该要走了。请不要为我难过,同时也请告诉我的家人,不要为我担心,我和上师门色尔仁波切在一起。”之后,双眼经常凝视虚空,心情愉悦,口中经常唱诵,双手如往日修法一般摆动。24日一早,图登诺布仁波切前往花莲慈济医院。才一个多月不见,卓洛喇嘛消瘦很多,一见到仁波切即非常高兴地说道:“我应该快要走了,上师不断地出现在面前虹光中。”然后又双手合掌庄重地说:“上师的加持确实不可思议。”图登诺布仁波切叮嘱他:“自己的心与上师的心无二无别中安住。”他回答:“没有问题,上师和我一刹那也没有分离过。”同时向仁波切表示:“非常抱歉,自己的病让大家辛苦了,佛学会要好好地办。”接着转头向好友嘎旺喇嘛说道:“虽然我不是一个好喇嘛,但是对上师的信心从来没有改变,因为这个加持力,我现在没有任何的恐惧,死也好,活也好,现在对我没有丝毫差别。你要好好穿着喇嘛的衣服,做一个好喇嘛。”图登诺布仁波切和他一起唱诵共同的上师堪钦门色尔的祈请文,此时他说:“现在出现了三个佛净土,其中一个是文殊菩萨的净土,也许是因为自己对文殊菩萨有意乐心吧!我可以自在地选择前往哪一个净土了。”又说道:“看来我就快要走了,现在让我们一起念诵一遍《普贤行愿品》。”

六个月的卧病床榻,他的身体已是行销骨立,衰败不堪,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他的双眼清亮,炯炯有神;由于药物的关系,全身一直抽动不已,但他仍力持大圆满心性休息的坐姿,这个借住的躯壳根本无法限囿他。由于极度喜悦,令他呼吸急促,病情骤然转剧,当护士要为他戴上氧气罩时,他一直以双手推拒。经过大家的商议,决定不做任何急救,让他自然的走。25日晚上21:15分醒来,他逐个向长期照顾他的朋友表达了深深的谢意,而后说道:“我要走了,你们好好地坐着。”说完,非常强烈地喊了一声:“呸!”接着又说了一些话,但口齿已含混不清,然后又强烈地喊了一声:“呸!”立即倒身在床,走了。“呸”表示将一切的妄念断除于法界中,在三种破瓦中属于最高层次的法身破瓦,临终成就,无需经历中阴道的种种过程,以往很多修习大圆满的行者走时都是以这种方式。卓洛喇嘛1998年9月25日晚间21:45分圆寂,世寿28岁。

28日早上一片大风雨中,然而早上10点时火化处仅有微风小雨。当他的遗体自车上搬下来时,主治医师陈大夫亲眼目睹身体的柔软情形,而且顶门头发自动脱落了一大片,感叹不可思议,认为在医学上根本无法解释。当日在场观礼的都深为感动,且欢喜充满。

尊敬的宁玛巴教长贝诺法王得悉整个情形,非常非常地高兴,表示在这个时代,临终时能出现这些瑞兆,实在是稀有难得。这是因为修持大圆满的教法,以及对上师坚定不移的信心所致。修持大圆满的教法以及跟随具德具传承的上师,其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议,纵观卓洛喇嘛短暂的一生,他不足之处是平时威仪不具且自称“我不是一位好喇嘛”,可贵的是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尤其是对根本上师无与伦比的信心,最终也藉此脱离了轮回苦海。密教中强调的“视上师如佛”及“对上师生起坚定不移的信心”所产生出的殊胜效验,在卓洛喇嘛身上得到了最圆满的印证,深深策动着每一位佛子的心。

文章来源: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