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生事业顶天立地也——法王如意宝在五台山

0921-3

希阿荣博堪布

1987年时的五台山远不像现在这样人来人往、香火鼎盛,那时整座山上见不到多少常住的出家人,很多寺庙都是空的。说起来,现在的人恐怕难以相信。

同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年藏区各地闻讯而来追随法王如意宝朝圣的四众弟子有一万多人。一万多藏族人跋山涉水,自发的聚集到五台山,围绕在上师身边,一百多个日夜,欢喜而精进地闻思修行。那是如何罕见的盛况!现在很多人听了,觉得怎么可能,怀疑我把数字弄错了。

其实,以法王如意宝的感召力,到文殊净土朝圣,有这些人随行是很正常的。他老人家在藏地开法会,经常是十几万、几十万人参加。若不是语言隔阂、环境迥异、旅费、生活费不足等等问题的困扰,当年跟随法王如意宝朝五台山的人会更多。

像我和我的很多师兄弟,就是在几个月前听说法王如意宝计划前往五台山朝圣的消息后,开始为将要到来的长途旅行做准备。

我们跟随法王到藏区各地弘法时,会得到信众的一些供养。因为五台之行的缘故,大家都很小心地开始攒钱,省吃俭用。我还记得我们把几毛几块的钱分门别类,一张张仔细捋平,同方向摞好,计算清楚。因为这些钱将支撑我们的长途旅行和在五台山的生活,更重要的,还要利用在圣地的机会多多上供下施。虽然买最便宜的车票、住最便宜的旅店、吃最便宜的饭,仍然需要很小心,学会精打细算。

说那时的五台是“红色的海洋”不夸张,我们这么多人,身上的僧衣把整个五台山染红了。

而且,那不是普通的一万多人。在那一万多人当中,有许多是藏地非常有影响力的高僧大德、寺庙住持。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是一方民众皈依拥戴的对境。那一年在五台山,他们的齐齐到场给所有人以巨大信心和加持。

法王如意宝到达五台山后,住在菩萨顶。弟子们分散在五台山各处,每天聚到菩萨顶周围来听法。这次五台之行是法王如意宝弘法利生事业不断广大的一个重要缘起。如果我有足够的智慧,我会看到它对于佛法在汉地的中兴、在藏地的再弘,密法尤其是大圆满法在全世界的弘扬,都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

很显然,法王如意宝对此是深有了解的。动身前往五台山朝圣前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在观察和努力的积聚着缘起。

1986年在喇荣五明佛学院举行《文殊幻化网》灌顶时,法王如意宝在定境中见到文殊菩萨和布玛莫扎尊者前来迎请他莅临五台山。法王如意宝对座下接受灌顶的弟子们说:“我从现在开始与汉地众生结缘以度化他们。以后我们学院可能会有许许多多的汉族弟子前来求法、修行,并将显密佛法弘扬到世界各地。”

法王的授记如今已成为现实,而这一切都始于当年的五台之行。法王如意宝朝圣结束从五台山返回喇荣时,他的身边多了一支由汉族出家众组成的僧团,喇荣五明佛学院从此有了常住汉僧。这是法王正式摄受汉族弟子的开始。

那一次《文殊幻化网》灌顶法会后,法王如意宝又在许多场合发起念诵文殊心咒共修,很多人发愿念一亿遍,弟子们都尽己所能的劝导自己周围的人参加共修。

在那个通信不发达的年代,不要说网络、广播电台等传媒手段,连通电都是好多年以后的事,消息的散播主要靠口耳相传。法王如意宝的一些重要倡议都是在大众参加的法会上发布。参加法会的不仅有喇荣的常住弟子,也有从各地寺庙专程赶来的僧团,也有闻讯而来的在家众。有的人从偏远的山村骑马几天几夜,也有全家出动扶老携幼徒步几十、几百公里来参加法会的。

现场听到开示的人返回家乡,总会受到最热烈的欢迎。有些人甚至是代表全村人来参加法会,使命尤为艰巨,他们不仅要自己认真听法,还要充当回去把一切告诉大家的报告人。各寺庙的出家众在传达开示方面,更是起到关键的作用。他们像是上师的小喇叭,快速而准确地向地区内的信众转达上师的法语。

法王如意宝发起的文殊心咒共修的倡议,便是通过这种古老而有效的方式迅速传遍各地,共修的总数达到万亿之多。我记得当时我也回到家乡德格玉隆阔,挨家挨户劝请大家念诵文殊心咒,总数有两百多亿。

1986年底,法王如意宝应邀前往多康地区弘法,在众多寺庙举行法会,并朝拜了代表莲师身、语、意、功德、事业的五大神山。所到之处,无不受到隆重接待和热烈拥护。这次出行,进一步奠定了法王如意宝佛行事业在藏地如日中天之势。

此前六年,也就是1980年,法王如意宝在色达喇荣山谷创建起后来成为世界最大的佛教高等学府的喇荣五明佛学院。宁玛巴著名的一世珠法王曾在喇荣建立密宗道场,有一百多座修行茅棚,十三位弟子最终在此获得虹身成就。后来那里逐渐成为人迹罕至的荒谷,直到法王如意宝到来,再次树起佛法广弘的宝幢。那年他四十八岁,正当壮年。

当时的藏地,老一辈佛教学者、修行者已纷纷离去,传统的闻思修体系中断,僧才凋敝,佛法几近湮没。而人们心中对佛法的思念却与日俱增。人们需要佛法来抚平内心的痛苦,需要像祖祖辈辈一样,在佛法中去寻找和体认生命的安乐与真相。更有,无数珍贵的佛法传承需要有年轻一代的修行者、讲法者将之接续、弘扬下去。在这种背景之下,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建立,像一道曙光,让人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藏区各地学子如百川归海般汇聚到喇荣,依止法王如意宝广泛闻思修持显密佛法。学院的迅速发展,是法王如意宝不可思议功德力的感召,也是顺应时代趋势之必然。

天时、地利、人和,所有因缘的聚合,总算还不是太晚,上师还没有老迈,他正当盛年,传承法教、饶益众生的宏大事业蓝图在他的面前徐徐展开了。

那时,他还是“色达堪布”。然而藏地公认的高僧大德和第十世班禅大师在写给他的信中,都敬称他为“圣者法王” “法王如意宝”。上师从来无意争当“法王”,但持教大德们如此称呼他可能有着甚深的密意,于法教兴盛有特殊的意义,于是他接受了这样的称谓,希望以此能成为佛法再弘、众生安乐的缘起。大概是在1986年前后,“法王如意宝”这一称号广泛流传开。

本师释迦牟尼佛、邬金第二佛莲花生大士都曾对法王如意宝有明确授记。前辈的祖师大德们也早预言过:他将成就“顶天立地”的弘法利生之事业。难行能行、开创局面,法王如意宝的确有这种力量。

随着佛法再弘的新篇章在藏地悄然翻开,声威日隆的法王如意宝也在积极为佛法尤其是无上密法在更广范围内的弘扬创造缘起。他在多康弘法期间朝拜莲师五大神山,开取众多伏藏,即有着深广的密意。

记得法王如意宝当时在寺庙供养的众多物品中挑出两件,一个坐垫,一个辔头,对大家说:“我们在佛像及三宝所依前念诵缘起咒,看哪一个被选中。坐垫表示我将安住一处弘法利生,辔头表示我将游历四方广利有情。”结果签落在辔头上。法王如意宝见状笑道:“既然如此,明年开春我将朝礼五台山,以后依次到各地去弘扬佛法度化众生。”他老人家的自信、乐观感染了在场每一个人。

那是我记忆中的黄金年代。当时不觉得,如今我自己也到了上师当年的年纪,才明白那样的意气风发、自信乐观,需要多少善缘,多少福德,多大的心力,更加需要对众生怀着多深切的悲心。

来年开春,五台山果然迎来了圣者法王。他在这里所做的很多事都是开创性的。一百多天的时间里,法王如意宝在较大范围连续传讲了宁玛派甚深法要和窍诀,在定境中亲见文殊菩萨,于光明境界中自然流露出集大圆满窍诀于一身的无上法宝《文殊静修大圆满——手中赐佛》,并撰写了《忠言心之明点》《生生世世摄受愿文》《亲见文殊菩萨发愿之金刚道歌》等众多发愿文、道歌,大部分如今成为佛弟子每天念诵的功课和修行要诀。

为了利益未来的众生,他还将许多伏藏品交付与护法神或者以种种方式隐藏于五台山,留待未来的有缘者开取。他还带领弟子们共同念诵了近二百万遍《普贤行愿品》,并发下誓愿:“凡是与我结缘的众生都往生极乐世界。”

我常常想,且不说法王如意宝的断证功德,他对佛教的贡献,单是他做人这样敞亮有魄力,就让人敬服。发誓愿亦是如金石般掷地有声。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src=3&timestamp=1466821833&ver=1&signature=I78AiZfxDL9jcLX8alKuNuhBH1gQZl*V6TUEgRFECMRpfei3TLpUY6TbrlTdI7RdEW8JUfDD1EHDNE0hsJdZSrjCQkPFOGFMx0CNNp76nnI*PuPpuMSZPGp52cyKp-02F*3EDxAOKAVUluiIfI87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