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礼崩坏的塔

摘自《大庄严论经卷第六》

编译:朱英侠

有实功德堪受供养,无实功德不堪受人敬信心之供养。

我曾听说过这样一件事。拘沙种中有一个叫真檀迦腻咤的国王去征讨东天竺,获大胜,于是声名显赫,极具威望,名利双收。回国途中,在一平坦开阔处扎营休息。此时的国王心之所爱,唯有视为璎珞的佛法。恰于此时见远处有一塔,国王以为是佛塔,于是带着上千侍从前往塔所在处。离塔不远时,国王下马,带上珍宝所饰的天冠,步行前往。已到塔处,遂以至诚恭敬之身心顶礼,并口诵赞辞:

“不复流转于生死轮回、具足一切智的佛陀啊,于诸仙圣之中,无有能与之相媲美者。佛陀是一切众生不请自来时时守护的亲友,他的名字在世间广泛流传,并成为三界所尊重者。如来所说法,能令我等永离生死,无有一法能出其右,一切邪论于此法前自行摧灭。故我今天以至诚恭敬之身心顶礼这样漏尽德圆的佛陀。”

当国王正念想如来种种功德来稽首敬礼时,面前的塔却一下子碎裂了,就象被飓风一下子吹散了一样。国王见此,心中满是惊惧疑虑地说:“谁也没碰这塔,怎么突然就碎了呢?是何因缘呢?帝释或长寿天这样的可敬者,合掌礼佛塔都没有什么异相;菩萨或是大梵天敬礼时也没听说佛有何异相;那以我这样远比他们轻微之身更不足以令塔毁坏了。难道是那些厌恶正法之类以咒术之力所作?”

心有余悸的国王继续说道:“愿此变异不要成为灾患,而成为吉祥之兆令一切众生都得安隐。我此生已五体投地礼拜过成百上千的佛塔,哪怕是一粒尘埃的亏损也未尝有过,今日何故有如此变异?真是见所未见。难道是天人和阿修罗在打仗?是有怨敌欲毁我国,国之欲坏、我命将尽的预兆,还是将有天灾瘟病之祸事?难道是正法将要灭了吗?”

此时,一些居住在此地的村民见国王满是疑虑惊怪,于是告诉国王说:“大王,这并非佛塔,而是充满邪见、为愚痴所蒙蔽的外道尼犍陀若提子(为外道出家之总名)的塔。大王您将其作为佛的意所依至心礼拜,而此塔德力微薄,又无舍利于其内,故不堪受敬,以致碎坏。”

伽腻咤王闻此于佛法倍生敬信之心,全身汗毛竖立,喜极而泣,道:“确是如此啊!我视其为佛而礼拜,焉有不坏之理?这就像毛驴无法承载龙象所负之重。佛说有三种人,应当为其建塔庙。像佛陀及佛弟子憍梵波提等阿罗汉堪为建塔;而尼揵子这样的邪道,是不应受这样的供养的。此塔受我礼而崩坏,正有如佛于多子塔处对迦叶尊者所说。当迦叶尊者顶礼佛足并称叹:‘您就是我的佛啊!’之时,佛对迦叶尊者说:‘若不是阿罗汉,而受你此礼者,头必破成七分。’而我今在此塔身上,验证了佛语真实不虚。”

此塔之木石无有心识,然却为尼揵子作明证,验知他并非一切智。国王于此了知,在众人前欢喜踊跃,信心倍增,欢声道:“顶礼佛,顶礼一切人天所尊重的解脱之师,顶礼释迦牟尼佛狮子吼言。此法之外,再无沙门及婆罗门。佛语真实无有错谬。无论是一足、二足、无足、多足,还是有色、无色、有想、无想乃至非想非非想,在所有这些众生之中,只有如来最为尊胜。简要言之,佛所说者今日都得以见到了。一切外道连草芥都不如,何用再谈尼揵师富兰那迦叶呢。”

“我仅是人中之王,都不堪受我之礼,何况是转轮王、阿修罗王等。今天这塔就像被大象王的牙和脚的威力所摧坏般。身具四种结缚,故名尼揵陀。犹如大热之时,能除此热的尼陀伽,因佛世尊能断一切结,故为尼陀伽。因此今天,无论是尼揵的弟子还是其余天人,都应供养佛。依从佛陀教诲出家学道之人的智能、名望与称誉非常广大,如此之塔庙,天、人、阿修罗礼敬时,无有倾动之相;犹如用蚊子翅膀去扇动须弥山,虽竭尽全力,也不能令其动摇。所以欲得福德之人,应当礼拜佛之塔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