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岁传奇人生,有爱不老!新加坡素食“国宝”许哲,施爱人间一百年

你们在马路上看看来来去去的人,有没有把他记在心上?没有放在心上,过眼云烟,不落印象。她看到坏人坏事心里头不落印象,只落善的,只落好的,所以她一生生活在幸福美满之中,完全是善好的,决定没有丑恶。我给她传授三皈时,我连五戒证书都送给她,为什么?她五戒圆满了。

许哲心清净则世界清净,我们看这个世界不清净,她看世界清净;我们生活在秽土,她生活在净土。诸位细细去观察、去体会,好好的学习。

许哲居士,1897年出生于中国汕头,27岁上小学,47岁学护理,67岁独力创办养老病院,69岁学瑜珈,90岁学佛,100岁用功学中文,101岁皈依佛门,被新加坡政府誉为“国宝”。许哲的生命经历是很特别的,她的各种学习都比别人晚了一步,但她却付出比别人更多对生命的热爱和真诚,可以说她是全世界终生学习的最佳代言人。

许哲居士充满大爱的一生。她认为:助人不应分种族、国家和宗教,大家应视人如己、视天下如一家;视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人类就像一个大家庭,我只是尽自己的力量去照顾需要我照顾的人。

许哲居士106岁时,不但不需人照顾,自己还在照顾二十多位比她小二三十岁的孤苦无依的老人们。每个月定期分派粮食给他们,也为他们缴交房租、水电费。当她到各处分发红包给受她照顾的老人时,她说他们给她最大的礼物,就是他们开心的笑容,他们的笑容使她年轻。她说:“我是最开心的人,他们每个人只有一份开心,我有二十份开心。”

爱使生命年轻

她终其一生从事无薪的“人间义工”,愿力使她以110岁高龄仍在服务、照顾着贫病老苦的人们,福报使她跨越了三个世纪,能保有年轻健康的心灵,随时随地喜乐自在,所以她说:“爱人,是我的责任。”许哲一生创办了九所养老院,但她对穷苦病人的关怀之心,并不拘囿于养老病院内。

她的食衣住行非常俭朴,屋内的家具一用五、六十年;鞋子穿到开口,还缝缝补补;衣服穿到破烂,舍不得丢,裁成小碎片缝成踏脚垫,送人、自用两相宜。他的衣服多数从垃圾堆里捡的。

110岁的许哲,英文名字是“德蕾莎(Teresa)”,梵文名字是“爱人(Prema)”。

新加坡人以拥有她为荣,视她为“国宝”;天主教徒将她与德蕾莎修女相提并论;佛教徒认为她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她却说:“我只是一个会扫地,喜欢做工的平凡女人。”

在许哲的眼里,全宇宙都是一家人,全人类都是兄弟姊妹,因此,去爱自己的兄弟姊妹是极为自然的事。

社会不同角落有着贫苦病弱的人们,都是她关怀的对象,她一一走进他们的家庭,每个月送去金钱和食物,带给他们温暖和爱。她照顾人,不求回报,当人们感谢她时,她笑笑地说:“你们不要谢我,我只是个乞丐头,去要东西来给你们大家。”

除了关怀老人,她也收容、照顾不少孤儿和受虐儿,供给这些孩子食宿、读书。这些孩子长大了,有人知恩感恩,一生视她如母,恭敬尊重;也有人忘恩负义,在社会上有了名利和地位之后,便瞧不起她,即使路上相逢也视而不见。

对此,她依然笑笑:“照顾他们是我的责任,看到他们事业有成、生活幸福,我就很开心了,他们记不记得我,不重要。”在许哲的价值观里,身外之物重实用,美不美观不重要。

她助人的义举传遍星国,当年,新加坡总统黄金辉特地邀请她喝下午茶。她赴约时,依然是一袭“粪扫衣”。义工们劝她:“Sister,总统要见你,这是很重要的场合,许多媒体会来拍照,你应该穿新的衣服比较礼貌。”

她回答:“礼不礼貌在我们的心,不在外表,不在穿著。我去见老人穿这样,去见总统也是穿这样。总统和老人一样,没有谁比较特别。他要见的是一个真实的我,不是经过包装的我。”

因她“无我”,举凡荣耀、奖章、奖杯、照片,和她有关的采访报导,在她家中一样也看不到。她说:“我照顾人都没时间了,哪有时间照顾那些东西?”她清净的小屋唯一留存的是书,至于照片,仅保留母亲和大姐的各一张。

不快乐的童年生活

清光绪24年,1908年,中国处于内忧外患之际,外有列强环伺,以洋枪大炮强行占领土地,租借港湾;内有打着“扶清灭洋”旗帜的义和拳之乱,整个中国处于战火四起、烟硝弥漫的不安的氛围。这一年,许哲诞生在在广东汕头的一个荒僻小镇。中国弥天盖地的战火似乎延烧不到这个山野荒僻的小村落,小村庄的人们依然过着宁静的农耕生活,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在这个务农维生的穷苦家庭,许哲的诞生未带来多少的欢乐气氛,虽然增添一双操作家务的手,也多了一张吃饭的嘴。

许哲没有快乐的童年,她每天要帮忙做许多家务,清晨到河边去洗衣服,洗完衣服再到山上野地采药草,采好药草回到家里,还要帮忙做手工,赚取微薄的工资以贴补家用。乖巧、懂事的许哲虽然每天忙着做家事,依然不得父亲的欢心,常常为了一点小事,就换来一顿责骂毒打。悲惨的童年印记,即使在100年后,许哲仍感到不堪回首。后来,因为家中发生变故,母亲带着她和姐、弟、妹四人离开广州到马来西亚槟城投靠亲戚。

二十七岁念小学

当时,许哲已经二十几岁,他还是一个文盲。一百多年前,中国社会的传统观念重男轻女,女孩子根本没有地位,更别说受教育。没有读书的许哲,只能从事打扫的清洁工作,上进心的她,一直在寻求就学的机会。当时,槟城附近有一个天主教姑娘堂(修女会)办的小学,每次经过学校,听到小学生琅琅的读书声,她就不禁驻足,凝视着教室内那一张张童稚的脸庞,正专心听老师讲课。

她心中十分羡慕:“我一定要读书识字,我不能一辈子给人家扫地。”

有一天,她鼓足勇气走进学校,告诉姑娘堂的修女们:“我想要读书,可是我没有钱,我可以帮你们打扫,洗衣服,请你们让我读书。”修女们很仁慈,答应许哲的要求,并且让她住到教会后面的房子,每个月四块钱的房租,则是以打扫、拖地、洗衣服,做家事来抵偿。就这样,许哲开始了她人生第一个阶段的求学,当时她已经27岁。盼了二十多年的求学梦,终于实现,许哲像一块缺水的海绵大量吸取知识之洋,她每天认真地读书,虽然放学后还得做许多事情,但是,她内心有着前所未有的充实与快乐。

在传统的保守社会里,女孩子到了二十多岁还没结婚,就会被称为是“老姑婆”。

一般人认为,女孩子养大了,没有男人来提亲,只有两个原因,不是脾气太坏没人要,就是身体有病才嫁不掉。年过三十的许哲,又是小姑独处,不禁引来一些多事者的关心,每天都有人上门说媒,家里的门槛被这些三姑六婆踏进踏出,都快踏平了。

“妈妈,下次这些人再来,我就把大门关起来。”看到母亲为了应付这些人而烦恼,许哲也觉得十分心烦。

“这些人都是我们的亲戚朋友,不能这样子。”母亲说。“如果这样,那我就只好逃走。”许哲这样告诉母亲。母亲以为她说说算了,没想到,她为了逃避那些令人不胜其扰的事,真的一个人悄悄离开槟城来到香港。初到香港,许哲依旧做清洁工作。有一天,她看在香港报纸上一则“征聘启示”,有人要征一位能够手写速记的秘书。许哲一看到这消息,立即前往应征。她回忆说:“那次的应征很特别,老板是德国人并没有给我考试,就叫我明天来上班。”

原来他是研究字体的,看应征信就知道这个人能不能用。“因为能流利地书写中、英文,许哲顺利地获得了这份工作。”

避难到重庆

1937年,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全球卷入一场野心掠夺的攻防之战。1939年,日本攻打香港,许哲的老板将香港的办公室移到重庆,许哲也因此来到重庆。避难到重庆,许哲依然得心应手地工作。

当时,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迁都重庆,因为老板的关系,许哲还曾经替蒋介石和宋美龄发英文新闻稿给当时在重庆的英、美报馆。那一段日子,许哲过着富足优越的生活,当时,一般人平均月薪是20元,许哲却已经领取150元的高薪。

有一天,她和朋友到一家高级餐馆吃饭,那是一家装璜华丽的餐厅,柔美的灯光配上悠扬的古典音乐,晶莹剔透的高脚杯盛着香醇美味的葡萄酒,使人的用餐情绪格外浪漫、愉悦。吃完饭走出餐馆,突然有一个人趋向前挡住她的去路。“请你好心给我一分钱买面包,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那人伸出又黑又瘦的手,向许哲乞讨。

当下,许哲心头一震,“这世上,还有这些可怜的人,饿好几天没饭吃。我刚刚那一餐饭,可以让好多穷人吃好几天了。”望着那可怜的人,许哲告诉自己:“从今以后,我不再多花一分钱在自己的吃喝穿著,如果我再多花一分钱在自己身上,我就是掠夺穷人的钱。”

舍弃高薪来助人

战火蔓延到重庆,原本宁静的山城,出现许多的流民伤兵。当时,有一个英国的救伤队来到重庆,这是一个反战的和平组织,成员里大都是一些十七八岁,正在服兵役的男孩。

这些初次离家的大孩子置身在一个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的异国山区,生活相当不适应。因为许哲能说英语,他们便希望许哲能到救伤队帮忙。许哲了解到,这是一个反战的救难组织,于是毫不犹豫地辞去原有的高薪的工作,加入他们的行列。

资料配图

在救伤队里,许哲扮演起“母亲”的角色,为那些离乡背井的大孩子们充当翻译,并且为他们打扫、煮饭、洗衣,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抗战结束后,在重庆住了四年的救伤队返回英国。

1945年,许哲希望进入护校学习,因为她的内心对贫苦、病弱的穷人有一份很深的牵挂,她希望自己能学会护理工作,将来才能为老人、穷人、病人服务。当时,护校的学生的年龄限制是17岁到25岁,许哲的年龄已经47岁,学校怎么可能收她这个“老学生”。

许哲并不气馁,她写信给护校校长,表明自己学护理的心意,信中提到:“我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帮助更多的穷人。”这一句话感动了护校校长,破例准许她入学研习护理课程。

护校八年,许哲用心学习,她学习到从小孩至老人,从出生到死亡,从身体到心灵,各种不同层面的照顾与养护,她默默许下心愿,要将所学的一切知识与技能,完全奉献给需要的病人、老人与穷人。

前往巴拉圭

1953年,许哲自护校毕业。有一天,她收到一封寄自南美洲巴拉圭的信函,那是一个由21个国家成员(加上许哲是22个国家)所组成的“兄弟协会”。这个组织源自1933年,犹太人为逃避希特勒的迫害而来到了南美洲,在这片广漠的土地上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等他们生活安定,行有余力,他们决定筹办一个收容所,主要收容沦落他乡的白人,后来也为当地贫病无依的人看病。这个组织里的一位成员,曾在中国见过许哲,知道她发愿要无条件为穷苦的病人奉献,便写信邀约她前往巴拉圭。

许哲得知这个“兄弟协会”是一个专门收容穷人的慈善机构,其秉持着“世界一家”的理念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她便毅然前往巴拉圭。兄弟协会很简陋,里面只有三位医生,为要照顾很多病人。许哲的到来成了收容所里唯一的护士,因此,她的工作格外繁重。在收容所工作,是没有薪资的发给,虽然忙、累,但她内心始终是愉快的,能将自己所学奉献在穷人身上,为他们减轻病苦,她感到很安慰。一九六一年,已离开母亲三十多年的许哲,突然收到母亲的来信。

84岁的母亲在信中说到:“世界各地,到处都有穷人,妈妈只有一个,我老了,你回来吧!”就这样一句话,把远在巴拉圭的许哲拉回到槟城。自离开槟城到香港,辗转到了重庆、英国、巴拉圭,阔别30余年,许哲又回到母亲的怀抱,母亲几十年来思女之情终于获得了慰藉。在槟城待了两年,因为妹妹罹患心脏病,要到英国就医,许哲便带着母亲到新加坡与姐姐同住。

一心照顾穷人

来到新加坡,许哲从姐姐口中得知有一个穷人医院,从1910年创办至当年,没有一个护士。当时里面380个病人,因为医疗人员不足,无法得到适当的照料,她便自己推荐到医院来照顾病人。

许哲这一生,除了当秘书那段时间有领薪资之外,其余工作都是无薪职。“我之所以到那个医院是因为他们没有钱,请不到护士,这正是我要去的条件。”这是许哲异于常人的思考模式。

许哲的想法是,如果一家医院有钱,可以很轻易地花钱请到护士来照顾病人,可是这家穷人医院,因为没有钱,没有人要去,所以她去。许哲说:“我不是我特别喜欢照顾穷人,而是他们需要,穷人也需要照顾,需要有人爱他们。”

在医院服务了两年七个月又19天,许哲决定自己办“老人院”,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不忍老人受饥饿。在那所医院的老人,一日只进食两餐。早晨七点一杯咖啡,十二点吃午餐,下午一点两块饼干,下午四点吃晚餐,晚上八点再给一杯咖啡。从下午四点到隔日中午十二点,整整二十个钟头,对那些身体病弱、行动不便的老人们来说,漫漫长夜里,躺在床上没有别的事,就是想着肚子饿。

许哲看了非常不忍,她为老人们向院方争取多一餐饭,得到的答复却是:“他们在这里,已经比他们在自己家里好多了。”经过多次沟通,得不到院方善意响应,许哲感到很失望。

当时她得到姐姐财务上的支持,每天买面包给380位病人吃,亲手派送,楼上楼下的跑。姐姐深受感动,决定支持许哲办老人院。“我的姐姐是新加坡的一所学校的教长,她有一点积蓄,当我把办老人院的想法告诉她,她马上将自己存款提领出来,买下一块地,准备建造老人院。”

一九六八年,许哲的“养老病院”成立,完全免费地收容了250位的贫病老人。初期,养老病院的一切开销,都由姐姐承担。许哲说:“姐姐的生活非常节俭,对我的想法相当支持,只要我需要钱,她二话不说就拿钱给我。”

其实,许哲姐妹照顾穷人的心,是来自童年时期母亲的身教。当时,虽然家里很穷,但是,只要有穷人到家里来要饭,母亲总是会想办法分一些给他们。

耳濡目染下,母亲的慈悲善行深深影响许哲姐妹,使她们拥有一颗仁慈博爱、欢喜布施的心,无我无私地去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后来,姐姐去世,她把所有遗产都给了许哲,许哲拿这些钱,帮助穷人购买房子。

“有一天,我梦见姐姐在天上,穿了一身白衣,全身发光,对着我微笑。”我告诉她,“姐姐,我也要上去。”姐姐说:“不行不行,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知道,她一定很高兴,我把她的钱都花光光了。”许哲笑着说。

许哲对老人的照顾无微不至,待自己,却过着如修行人般的“安贫”生活。她的饮食极为简单,一天只吃一餐,通常是一份生果蔬菜或是一杯鲜奶。她说:“我从小就吃素,因为我对鱼、肉过敏。”

她也不曾花钱在自己的衣着上,她都是穿别人不要的衣服,有时从垃圾堆里捡来,洗干净再穿。许哲认为,“穿衣服是为了保暖和蔽体,无所谓好看不好看。”

许哲照顾穷病老人的善行,渐渐被社会大众所肯定。

“我的工作,有很多很多好心的人在帮忙。”许哲说,“常常,一些好心的人载了一大堆的米和蔬菜来,有时多到吃不完。”我就问他们,“我可不可以把这些米和菜,分送给其他的穷苦人家?”

在征求赞助者的同意,许哲把多余的米粮分赠给其它贫穷家庭,最高纪录曾同时照顾二十六户人家。许哲不仅在新加坡盖养老病院,她还到马来西亚、泰国、缅甸去协助当地的慈善机构设立养老院。她的时间、精神完全给了世间苦难的人,忘了自身,忘了今夕是何年。

她透露她的长寿之道是,今天起来今天做工,不停地做工,做人间的义工。同时,她不恶口、不生烦恼心、不猛火煮食、不吃肉、不沾咖啡、茶、酒。所以,身心能常保平静、喜悦。

69岁学瑜珈

69岁才学瑜珈的许哲,提到学瑜珈那一段“心想事成”的奇妙经历。有一天,喜欢读书的许哲,在书中读到学瑜珈的好处,但什么是瑜珈?她只是一知半解。“哎呀!真希望有个人来解释瑜珈给我听,而且教我学瑜珈。”她在心里发出这样的祈求。

奇妙的事发生了。当她发愿要学瑜珈,过几天有一个人来参观她的养老病院,那人身着橙色长衫,头上戴着橙色帽子。“你是出家人吗?”许哲问。“是的。”许哲又问:“你教瑜珈吗?”“是的,我的工作就是教瑜珈。”上帝派这位瑜珈老师来到她面前。就这样,许哲开始跟着老师学习瑜珈和静坐。

原本身体就相当硬朗的她,学了瑜珈之后,精神体力更好。当然,她将身心奉献给贫病老人的无畏布施,自然能得到健康长寿的果报。除了照顾养老病院的老人,她随时随地都在关心周围需要关心的人。

1994年,许哲已经96岁。有一天,她经过一位她曾经照顾过的106岁的老婆婆的家。那是黄昏时刻,天色已暗,许哲看到老婆婆家的门扉半掩,她觉得很奇怪。心想,“如果人不在家,门应该是关上的;如果有人在家,门应该会打开,怎会半开半关?”于是,她推门进去,看见老婆婆躺在地上。“婆婆,你怎么躺在地上?”许哲趋前,关心地问。“我三天前跌倒,不能起来。”老婆婆说。许哲赶紧扶起老婆婆,倒水喂她喝下。因为老婆婆已经受伤三天,动弹不得、无法梳洗,身上发出异味。许哲帮老婆婆洗净身子,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到外面买了一碗稀饭喂老婆婆吃。随后,许哲联络红十字会的救护车,送老婆婆到医院。许哲帮老婆婆办好住院手续,老婆婆不让她走,她便留在医院陪伴老婆婆,一直到夜晚十点半才回去。

第二天一早,许哲又赶到医院探望老婆婆,护士小姐告诉她:“老婆婆昨天半夜两点已经去世了,她走得很平静、很安详。”许哲一听,心里感到很欣慰,因为,婆婆走时干干净净,而且吃过了稀饭。许哲很感恩地说:“婆婆给我最好的礼物,就是她在临终前让我握着她的手两分钟。”那真诚的爱,透过手心的温暖,陪伴着老婆婆平平静静地离开人间。

无条件爱人

许哲的关怀之心不仅限于老人,她希望开办一个不分种族,不分老少,不分男女的家庭式的“心连心之家”收容中心。“许多独居老人,没有亲人或是被遗弃的,他们的食品缺乏营养,三餐不继,没有家庭的温暖关怀。还有一些带着孩子的弃妇,她们的丈夫或男友,有些在坐牢,有些在戒毒所,有些移情别恋。她们没有家可以回,被人遗忘在某些角落。我们希望提供他们一个温暖家,好好的,恭恭敬敬地爱他们,照顾他们。”

“心连心之家”也将收容一些离家的青少年,许哲认为,没有坏的孩子,只有需要爱的孩子,孩子因为没有爱才会变坏,所以,对于那些需要爱的孩子,“心连心之家”也将会给予他们真心的温暖与照顾。

许哲说:“我不是单独来此世界,我有许多同伴,帮助他们是我的责任,我爱他们,没有条件,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心连心之家”将为那些被遗弃的老人、残妇、儿童提供一个中途站,给予他们家庭成员般的关爱,以恭敬心对待,建立他们的自信心和尊严。

每当有人将许哲与德雷莎修女相提并论,她总是谦卑地说:“我只是一个会扫地,喜欢做工的女人。我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别的责任,就是爱,时时刻刻都去爱人。只要我们的心中有爱,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爱的世界。自天地之间,以源源不绝的慈悲心念去爱每一个需要爱的人。”

许哲的长寿之道

见过许哲的人,都说她的外表比实际年龄至少年轻三十岁,健康状态则远远胜过许多年轻人。110岁的她,精神奕奕,丝毫未见老态,令人啧啧称奇。何以如此长寿?何以如此健康?何以如此年轻?许哲说:“保持健康,是因为不想生病,麻烦别人;关于长寿,那不是我求来的,是上天要我做事情;至于年轻,因为我不想老,所以年轻。”

身心清净的她,不烦不忧,喜乐自在。她说:“我不吃不好的东西,不说不好的话,不想、不做不好的事。”素食主义的她,日食一餐,基本上是吃生机蔬果。如果食物需要烹调,也不猛火煮食,以免养分丧失。

除了不吃熟食,她也不喝茶、不喝酒、不喝咖啡、不吃糖、不吃菇蕈类食物。因为酒、茶和咖啡会刺激神经,糖和菇蕈类是惰性食物,影响静坐。

除了清静饮食,每天的静坐、瑜珈、散步,也是她的长寿秘方。每天清晨四时起床,起床后先静坐一两个小时,让身体进入绝对的安宁;之后再做瑜珈,保持身心的柔软。瑜珈之后是散步,与大地亲近。散步后,她会想想今天有什么事要做,开始一天的行程。

如果没事,她就看书,活到老学到老的她,总是透过书籍不断吸收知识。她说:“看书是我最喜欢的事,有好书看,我不睡觉。我喜欢看哲学的书,哲学书能开阔我的视野。”

许哲一生获奖无数,大爱行动仍在继续。许哲居士博爱的精神得到全世界多个机构的奖励与表彰,被邀请在多次研讨会上发言,为接受许多的采访。面对这些荣誉,许哲平和地说:“我所做的只是很平凡的事,就好象当有人渴了,我就自然地倒一杯水给他喝。这是一种本能,我从不把它看成是一种成就!”

一世纪的漫长岁月,她无私地奉献,无条件地爱人,尤其是穷、病、老、苦的人,更是她心里最关心的对象。她说:“我不是单独来此世界,我有许多同伴,帮助他们是我的责任,我爱他们,没有条件,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

许哲居士一生的衣食住行

青菜用水烫过,不煮不炒,不加油、盐,切了就吃。生吃能完全保持蔬菜的养分,水煮过养分就少了一半。若不饿就不吃。我从小吃素,因为吃海鲜类,全身会发红、发痒。我觉得人不需要吃很多东西,吃东西很浪费时间,先要去买,还要煮、洗,吃完了又要洗碗。假如吃生的,只要洗干净,吃了就算了,节省的时间,可以看书,可以做有益他人的事情。

我从来不买衣服,穿的衣服都是从垃圾筒捡回来的。能穿的,洗一下就穿;不能穿的就修改。我看到世间还有很多穷人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我要去买一件新衣服太浪费了,觉得对不起那些苦难的人。能穿的,洗一下就穿;不能穿的就修改。我看到世间还有很多穷人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我要去买一件新衣服太浪费了,觉得对不起那些苦难的人。

我自己住一个房子,我除了在书桌及床头柜上放一张母亲的相片,其它的什么摆设都没有。厨房多半是烧水用的。有些社会人士送纪念品表扬我,有的收起来,有的丢掉。有人跟我照相,照了就撕掉,留这个没有用,这些东西是累赘。

运动

我每天早上四点钟起床,第一件事是静坐,其次做瑜珈运动,然后到外面散步,练脚力,下雨天就拿着雨伞行走,从不间断。现在一星期有两天出去教人静坐,我的生活就是这样简而有序。

阅读

我每天一定读书,有时晚上看到一、两点,或三点多,如果好看就忘了睡觉。我读书是有取舍的,好的内容就留下来,不好的就当作陌生人走过一样,完全不为所动。

修身

我从来不发脾气,因为发脾气,第一、伤害自己,第二、伤害对方,第三、其它人听到也受影响,这个不好。生气害自己,也害很多人,发一分钟的脾气,要三天才能恢复得过来,浪费时间,浪费精神,所以不要生气。

信仰

我的宗教是“爱”的宗教,永远爱世人,大家都是兄弟姊妹,这是我的宗教信仰。天主教的教友们,看到我看其它宗教的书,问我为什么看?我说:“我看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是一片光明。”

文章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NjE3NTg4OQ==&mid=2649563784&idx=1&sn=f8786194d5fec6ae74096de93af838a3&chksm=83e144f6b496cde0e7711911bf313cf66fd4823dece2474313b640811d1f54c35a3f9cdd93b9&scene=0&key=f27fd4070e190875a76466ea592728cdc38285dd251a92ce4b67e9e39fb289307428b46256b5d9169812b98ab71d26d85be1cb72286d167baea67a9875ecb764b76d1ee0459f285b44ae49358921c09c&ascene=1&uin=ODAyMzg3NDgz&devicetype=Windows-QQBrowser&version=61030006&pass_ticket=5ofoEnRF4hFGQq3H6aQc028uuixdaSI3OTmk8YJ%2Fr3SiV0%2Fm%2FnVitFV6jZZioq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