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学会放生与绕塔心得

台湾菩提学会17届学员 圆霖

前尘

记忆中,那是一条远离是非的途径,驰骋在忘忧之路上,迎面而来的是群山环绕,在群山间云雾缥缈、风走轻飘,乃是一派悠然之景。每每浸淫此景,紧绷的心亦随之松弛而显得自在,表面上看来是心随境转,其实是心早有此意,因为进入此景时,同时也知道暂时可以抛掉俗务,此时什么也不必做,只要悠悠缓缓的游览山水之间,心自然无有罣碍,然而这样漫无目的的自在是有时限的,有时限的心不是本性,却往往是凡夫的执迷。

身为凡夫的我,该如何从苦与小乐之间跳脱出来呢?心总是不受控制的为境所扰,多么希望在任何境中都能处之泰然。无着贤菩萨的佛子行三十七颂云:“无论何时行何事,应观自心之相状,恒系正念与正知,成办利他佛子行。”原来,并不是要极力的逃避忧苦,而是去面对,要培养觉知,要察觉到烦恼、念头生起,观察它生灭,任由它生灭,仅存深广的无缘大悲菩提心。

一个礼拜前——浅谈放生

近来放生团体不如法的新闻时有所闻,末学认为有一个基本原则:物命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当然,很大的可能是不知道从哪里来,若不知道从哪里来,也要找到近似的环境,这点非常重要,若放错地方有可能造成物命死亡,也有可能造成食物链失衡,放生前应尽力评估和规划。关于食物链,那是我们无法改变的,比如大鱼吃小鱼,对大鱼放是不放呢?回到基本原则—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生命有牠自己的因缘,我们能做的是给予有缘众生安乐,并使其与佛结缘,等待佛法种子发芽的一天,牠们就有机会从食物链中跳脱出去。延伸食物链的话题,创造一个适合物命生存的环境也很重要,比如培育有机生态区,在人类的生活和其他生物、环境之间取得平衡,这也是一种放生的方式。另外,诸如吃素、推广素食、收留流浪动物、不弃养、净滩等等也都能间接或直接达到无畏布施的目的,所以放生可以有很多种善巧方便。

一天前——浅谈学习因明发心

佛菩萨度化众生也有许多善巧方便,只待有缘众生自身的因缘成熟,对凡夫而言却有困难,每每感到自己智慧的不足,虽然众生各有其因缘,但该施力时却施不上力,对此还是感到遗憾,若自己有足够的智慧该有多好!

如今的时代,充斥着自我膨胀和迷信两种极端,自我膨胀的人总是非得“眼见为凭”,而迷信的人总是“不求甚解”,仅仅是教证对前者可能无法起到作用,对后者可能会有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状况,甚至有所误解,尤其是关于空性的部分。依据古印度那烂陀大学的学习体系,在确认真相时,对比量的重视高于经教,对现量的重视又高于比量,对于三种所量的要求是有次第的。而在面对两种极端的人时,比量尤其重要,因为要令对方相信经教的内容可能需要大大的仰赖对方的福报,而现量更是难以形容,自己也没有这样的证量。

开始了入行论的课程,放生前一晚才写完思考题关于五部大论的因明,也希望自己能有理证的智慧,然后进一步去修行,但似乎没有足够的自信,对是否加入研讨班也犹豫着,想到玄奘大师即是因明的佼佼者,藉由这次放生的机会得以再次瞻仰玄奘大师的风范与精神,希望自己能有所抉择和决心。

再入忘忧之路

再次驰骋在忘忧之路上,依旧是群山环绕、云雾缥缈、风走轻飘,然而心境却是不同!不再是漫无目的的貌似悠然,而是有目的的发心,不管这个发心是造作的?还是坚定的?在造作中调整发心,知己不足之处,勤以闻思修;在坚定中增上,绝不退转,在如今的时代,选择这条路确实需要极大的决心和勇气,解脱道和世俗本就是两条不同方向的路,多数人选择的是后者,面对多数人的非议与批评时须记得修习忍辱,佛子行三十七颂云:“欲积福善诸佛子,应观怨家如宝藏,于众生舍嗔恶心,修习宽忍佛子行。”愿无论面临什么样的对境,都能生起无造作、无可动摇的菩提心。

因佛法而聚

抵达了目的地,暖冬的早晨,氤氲的湖面,良好气候与环境的放生因缘都具足了!记忆中熟悉的景象,却隐约有一股陌生感,哦?似乎是来时的脚步声变了!因为动机不同,脚步也和以往不同了!寻找着平时只闻其声的师兄们,第一眼认出的关键是师兄手中拿着的放生仪轨,的确!我们是因佛法而相聚,如今!我们依旧持续这样的缘起。

放生

末学是第一次放生,为了能放得欢喜,事先作了些确认。放生的物命都是原生种,并透过当地的专业放生器具(据说花了多年的时间研发、改良)即能安全的放生(师兄和物命都安全)。调整好发心,放生仪轨声起、诵毕,有任务的师兄分工合作,其余师兄们有秩序的排队,尽速将物命送回安全之地,看着这样的画面,想到一句网络名言:“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虽然这句话偶尔会失灵,但没关系,对受苦果和造苦因的众生应平等看待。放生过程中,看到有位游客边走边双手结印,随喜着师兄们的善行,这是一个意外的美景!将物命全数送回后,遂回向、祈求上师住世,如理如法的圆满了第一个任务。愿生生世世都能持续这样的愿行,更进一步,愿将无余众,安置于佛地。

聚会

感觉得出来,师兄们都很珍惜这次交流的机会,末学在此仅聊表谢意。感谢上师仁波切创办菩提学会令繁忙的在家人也能系统化的学修佛法;感谢弘法教务处的堪布和法师们;感谢会长的带领和“礼物”;感谢两位辅导员师兄半年来主持共修的辛劳和对研讨班的解说(末学快被说服了!);感谢这次主持人师兄的安排(每次看到师兄都能感到一股信受三宝的虔诚,就觉得自己要更加努力);感谢两位组长半年来的提点和协助;感谢所有师兄们半年来的助伴与鼓励(未来还可以多一点指教);感谢各届师兄的参与(特别感谢某位师兄在回程塞车路上的分享);感谢许多尚未加入学会的师兄,热心的为这次行程默默付出(希望能在十八届看到)。末学的周遭没有学佛的亲友,这条路上,有你们真好!

再访记忆之地

这几年末学多次来到记忆之地,甚至平时也屡屡忆起此地,除了一个曾经执着的缘起之外,还有一座供奉玄奘大师的寺庙,每每在此伫足,心中总有一种不协调的感觉,以凡夫的心情来到,一方面欣喜玄奘大师的愿行,一方面却有难以面对的羞愧。关于全心投入学佛这件事已经在心中放很久了!却始终少了决心,和玄奘大师形成强烈的对比,所以觉得难以面对,但很幸运的,经历了一次无常的体验令末学及早下定决心!而这个无常的缘起竟是从多年前此地开始的,佛菩萨的加持确实不可思议!此时此刻终于可以抬起头来面对玄奘大师。

绕塔

以为对记忆之地算熟悉了!竟不知还有一处供奉玄奘大师舍利的寺院!一行人徒步往上爬,行走在林间的步道,边走边气喘吁吁,还是持续谈话交流,继续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遥想玄奘大师当时的艰辛与愿行,有许多令人动容之处,以下转自纪录片“玄奘之路”。在大漠之中:“白天狂风卷着黄沙,像下雨一样漫天飞舞,令人无法喘息。”另一幕是翻越雪山:“雪峰与天空相连,抬头仰视,望不到边际……没有一处干燥的的地方可以休息,只能躺在冰上。”有一幕是心血落于河中:“船只行驶到河流中央,忽然风波乱起,船只几乎覆没……五十本经书和奇花异果的种子则掉进了水里。”以及令人感动的大愿:“匡正经典,弘扬佛法,这是我一生的心愿。”最后是一生的简述:“十岁踏入佛门,十三岁正式剃度,二十七岁西行,接着十九年孜孜不倦的学习,再十九年呕心沥血的翻译。”玄奘大师为了求法、利益众生,宁死也不愿东回的决心,着实令人震撼,念诵着《心经》时,也感念着玄奘大师的恩德,前段时间索达吉上师仁波切因特殊缘起而发愿每天念一遍《心经》,末学亦共同发愿。

约莫半小时,抵达林间步道的顶端,即是玄奘大师的舍利所在处,虽坐落于道路旁,但人迹已明显减少许多,也算是僻静之处,往下可一览无遗的眺望湖光山色,然而望着主殿却是一生难及的顶峰。寂静的主殿中,仅有师兄们三门顶礼时发出的细微声响,望着玄奘大师的舍利,感念着玄奘大师的坚毅、事迹、贡献,虽不及大师亿万分之一,亦愿跟随着大师的学修态度和坚毅的脚步,并绕着舍利塔,造作的发菩提心,接着在玄奘大师前回向,战战兢兢的、寒毛直竖的、特别顺利的下定决心,除了自利利人的发心,也要具足自利利人的智慧,如《因明入正理论》头颂云:“能立与能破,及似唯悟他;现量与比量,及似唯自悟。”愿以二悟的发心而学习因明八义。至此,我们也圆满了第二个任务。

学佛缘起与无常体验

回想末学触及佛法的缘起,是时,在迷茫中,是一串符号连接起久远前的相续。茫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想到当时的迷茫都还会感到害怕!一直对生命充满着疑惑,我怎么会在这?究竟该往哪里去?或许多了解身处的宇宙,会有答案吧?然而世间的学科竟无一能满足末学的疑惑!物理学、哲学、生死学、文学……不能!都不能!不是!都不是!那么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解答呢?真相!

经历了十年的迷茫,在兴起的网络虚拟世界中游移、蹉跎、自责着,突然有串符号引起了末学的兴趣,那人告诉我是“意中清净”的意思,虽不懂是什么意思,末学却知道他可以解决我的疑惑,于是将多年的疑问一股脑儿的问了出来,所以有了第一次“取经”的机会,很幸运的,第一本拿到的佛书便是慈诚罗珠堪布写的《佛教的世界观》(慧光集二十五),从此开启了与五明佛学院的因缘,当时末学便深深的笃定“找到了!”这就是能解决多年疑问的方法(很可惜台湾的习俗,佛教往往变得世俗化,一直不知道佛法竟是直指内心真相的瑰宝),花了十年的时间才找到!再花十年的时间才因无常的体验而下定决心!半生已如浮沫般去了!无常随时都会来!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容不得再犹豫!众生苦也等不了!所以必须更加的精进!

在无常的体验中,第一次体验到我执是如此可怕!竟管不住疯猴子般的心!光是理解起不到作用!仅仅闻思的力道远远不足!根本说服不了那纷乱的心!依这次经验,深知除了持续闻思之外,修行也是同等重要,闻思修不可偏废!是时,末学不断的告诉自己“再苦也苦不过众生苦!”一次午夜梦回中,竟梦见了观世音菩萨,在菩萨面前,自己彷佛小孩般无助,遂发愿皈依,不久,幸而有慈诚罗珠堪布的网络直播皈依才得以如愿。而连接末学相续的那串符号是“嗡啊吽舍”,顶礼观世音菩萨!顶礼慈诚罗珠堪布!

是夜——责任

放生与绕塔后的夜晚,在居家中反复看着索达吉上师仁波切近期在奥斯陆大学演讲时播放的辩经影片,看到这样淬炼的过程彷佛那烂陀大学的学风再现,这样的学修环境和方式着实令人钦羡!法王如意宝和五明佛学院的上师、堪布、法师们对我们的恩德实在是太大、太大了!是什么样的因缘令这样殊胜的法穿山越岭、飘洋过海而来呢?是什么样的因缘能接触到这样殊胜的法呢?又是什么样的因缘能对殊胜的法生起意乐呢?虽然难以得知,但可以确定这些因缘都是不容易的,我们要珍惜这些得来不易的法,珍惜暇满人身,把握这次这么好的机会!佛子行三十七颂云:“此生幸得暇满船,自他须度生死海,故于昼夜不懈怠,闻思修是佛子行。”未来精勤学修、弘扬佛法亦是我们的责任,众生从苦难中解脱的希求(自知或不自知)如旱地中祈求雨水般殷殷期盼,唯有甘霖般的善法能浇沃之,故云:“大旱望云霓,善法降甘霖。”末学遂愿加入研讨班,未来亦愿尽绵薄之力,以报三宝师恩与众生母恩。

写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台中家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