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事情就秒怂?你可能并不太相信因果

静怡苑•心灵乐园

佛教徒生病怎么办?因果嘛,消业嘛,遇到小病小痛什么的,我们佛教徒最随缘了。

前阵子觉得身体欠安,先是一副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心无挂碍的样子,后来不行了,自己估摸着抓了点药,过了一段时间也不见好,最后只得灰溜溜地去看医生。

不到银行不知道钱多,不到医院不知道病多,眼见交钱都恨不得插队的阵势,环顾四周人头攒动,痛感医院生意的火爆。

苦苦等待之后终于排到了,看到医生年纪不大,先恭维其年轻有为救死扶伤医务繁忙,然后开始陈述病情,年轻医生还没听清楚我说啥,就“哦,你是不是……”我说,我不是。医生淡定地咔嚓撕了张单子:“下楼缴费,化验二楼。”拿到单子思忖着:“难得来一次,这个,要不要再开个验血单什么的?”然而医生已经在很慈爱地接待下一位了。

报告拿到一看,没有问题啊?我跟医生面面相觑,医生“嗯嗯嗯”地说约莫是怎么怎么回事,然后开了几百块钱的药。好嘞老板,一分钱一分货嘛,不花钱肯定这病是没法治了,乐呵着下楼领药去。

7天后……

症状不减反增,再次去医院时,这回是个看上去更年轻的医生,一听叙述,她表现出遇到疑难杂症般的压力山大,不停地唉声叹气,查不出来又治不好,这该不会是癌吧!觉得剧情好像到了应该问问“我还有多少时间”的桥段了。

结果最后做了个癌细胞筛查……

隔天才能拿报告,便盘算着真得了癌症怎么办?加行还没修完啊!能卖的马上卖了,对父母脾气再好一点,继续修加行,中阴窍诀读一读,晚上可以加个破瓦、整个助念什么的……

就这样,第二天心事重重地来到医院拿报告,被告知说还要等半小时。多么玩人的煎熬,上师三宝啊,爱不爱我就看你们的了。然后一边等一边打开YY跟着学院法会课诵开始念。刚念完《普贤行愿品》,就听有人喊:“××,你报告出来了!”喜出望外啊,竟然提前了10分钟。

第三次的医生依然很年轻,看了看报告:“哦,没问题。”听到这样的回答我也只能尬笑两声,没事是好事,但你查不出来我也没见好啊。医生又是一副思索疑难杂症状。不是癌症吧,医生,我好怕啊!医生沉思了一下说:“我猜测啊,大概是过敏。”然后说:“你回去休息几天,不用管。”啥?过敏能从冬天过敏到夏天?但毕竟还是给了个回答。

走出来才觉得无比丢脸,作为一名形象上的修行人,在座上想的是“都没有我,怕什么”,座下就很好意思地求安慰、求抱抱,各种希惧,真有个好歹绝对会抱住医生大腿:“医生求求你!我不想死,呜呜呜……”

想起上师曾说过,有的人生了病,不愿意接受现实,求医生让自己活下去,有的还说“无论花多少钱你都要救我”。听的时候还在笑,现在笑到自己头上了。上师说:“其实我觉得,什么时候死都可以,活着也可以,觉得没有什么放不下的。”现在看出差距来了,仔细想来自己也没啥值得特别留恋的东西啊,为啥还是怕死呢?不就是修行没到位么,好的时候就一切都是空的,一切都可以不执著,真遇到问题就秒怂。

假如这是佛菩萨给的一次出离心测试,那就仿佛听到刺耳的警告响起来了——叮~~~零分,滚出去!

前几天,上师在金刚萨埵修法的开示中说:“‘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聚时,果报还自受。’有的人生病,专家、医院都束手无策,其实这就是前世所造之业未忏净的缘故,正在感受果报。”

 

以前佛住世时,因释迦族与琉璃王结下仇怨,释迦族遭到血洗。佛与弟子们已经知道了未来将会发生的惨剧。目犍连用神通将500人置于钵中,等战争过后,却发现里面藏起来的人都已经化成了血水。佛说,神通无法改变过去的因缘,造了什么样的因缘,就必须承受相应的果报。

回想自己从小到大,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却浑然不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然而真相是,当使其他生命受到扰乱与痛苦时,因为没有任何忏悔与弥补,即使经过无数世的轮回,久远到彼此已忘记了为什么要相爱相杀,从前做过的事却仍然还在继续造成伤害。这无法不让人唏嘘悲伤。我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病,不知道为什么痛苦,不知道为什么出生,也不知道为什么死亡,事实上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却在盲目乐观中“不见后世,无恶不造”。

当社会变得没有了底线,我们要如何取舍?搞赌博不好,但除了打牌没事干啊;找小三不对,但旁边的人都在找啊;诚实很好,但大家全都在说谎啊……大家都这样做,但大家就是对的么?无论在世俗中追求什么,我们无非都在无明之中,遑论东西?想起希阿荣博上师说过:“留意观察时,我们发现自己总在错误的时间、地点做错误的事情,像一只闯进瓷器店的大象,把周围弄得一团糟,自己也伤痕累累。”

一名南斯拉夫女艺术家多年前曾做过一场行为艺术表演:她坐在展厅里,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包括口红、枪支、玻璃、画笔等在内的物品,观众可以任用其一在她身上做任何行为。一开始,有人送她花,很好;到后来,有人亲她,有人解开她的扣子,甚至有人用刀片割她的皮肤以致流出鲜血,最后是以一名疯狂的观众拿枪对准她的太阳穴,被旁边的人将枪夺走才宣告结束。她说,事实证明,当把舆论的权利交给大众时,可能也就离死不远了。

当没有理性的约束时,人就像一辆疯狂奔驰的列车,不知道奔向何方,更不知什么时候脱离轨道,没有制约,更没有保护。

之前一位笔友分享的一篇文章也让人记忆犹新——如何在72分钟内将一个普通人变成杀人犯。讲的是一场真人游戏,从明星大腕到高级晚宴以及各种情节全是精心策划的结果,包括自己信任的妻子也在这场游戏中充当了演员,但只有当事人一个人蒙在鼓里。虽然一切都是假的,但逼真的情节和众人烘托的气氛最终让测试者在逼迫、催促及压力下,“无法选择”地做出了将“老板”(人体模型,但当事人却以为是真人)推下楼的举动。

我们何尝不是在一场场戏剧中呢?哥哥是学霸,弟弟成绩中等就可能遭歧视;父母是大学教师,孩子当中介就会觉得很没出息;都很穷的年代,大家比谁有自行车;房屋成为商品后,开始地价崇拜;邻居都开进口车,你开奥拓就必须自卑;全家都为每天接送孩子去艺术班心累,但逼死自己也得去,因为大家都这么干……这跟卖肾换“苹果”的戏码无有区别。原因皆为我们得到了周围的暗示与压力,谁都认为所做的都是“无法选择”,不做不行。

杀得了人的跟救得了人的,有时候都被称作英雄。若只顾去应付周遭,却无暇检视现象后面的本质,我们也只能沦为因果的牺牲品。菩萨畏因,凡夫畏果。当我们惧怕痛苦、避之唯恐不及却不真诚忏悔时,就是在无视业因果的法则。

经常放生的佛教徒可能都有体会,因为很多鸟儿一来到这个世界就被囚禁,从来没有体会到自由是什么,因此有的根本不会飞,有的胆小,在笼子里打着转思考鸟生的也有,但当笼子打开时,毕竟向往自由是生灵的天性,很多鸟儿还是很勇敢地一飞冲天。

但在乐园的一次放生中,虽然很多鸟儿很害怕出了笼子会发生些什么,但在各种情形的催促下,比如轻摇笼子或将笼子倾斜等,基本上还是陆续飞走了。其中有一只让人印象十分深刻,它非常健康,但死活不出笼子,怎么劝也不行,任凭笼子360度旋转、各种角度的摇动甚至倒着放它也不出来,不得已把手伸进去逮,但它两只脚死死抓住笼子边的小棍子,要用力气才能将它跟笼子分开。

我不禁想,鸟笼里有什么值得留恋之处呢?生下来就没有父母之爱,沦为人类的菜鸟、玩物,自由的鸟儿可以择良木而栖,但笼子里的鸟儿只能跟其他“囚犯”一起被迫困在拥挤的牢房里,吃喝拉撒都在逼仄的笼子内,同伴随时都在死去,尸体无人处理,臭气熏天,没有任何作为鸟的尊严……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老布因为在监狱里呆了大半辈子,由于长时间被体制化而对陌生的外界有着说不出的恐惧,已经获得的自由甚至让他选择了自杀。这情形跟那只不肯离开牢笼的鸟,跟不想离开充斥着生老病死和种种逼迫的轮回的我们,又有何区别呢?

幸亏有佛法,戒律使我们的行为得以规范,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是下堕的防线、解脱的依怙;幸亏有金刚萨埵,让我们可以对往昔过错有所承担,让我们有机会通过忏悔的方式来爱自己,厘清过去的纠结,让人从痛苦自责中得到解脱,逐渐放下古老的狭隘与执著,即便死亡到来,我们也可以没什么死不起的。

文章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i-_8wFf-4DG5adZeLjlX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