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匠老胡

金昌

常步行,鞋就磨得快,磨得快就得常修鞋,就认识了老胡。

老胡是位残疾人,修鞋摊子摆在路边,是近处唯一没进店铺的。一年四季里,除了雨雪天,都在路边坐着,刮大风也照样出摊。五黄六月晒得头皮疼,十冬腊月冻得脸乌青,我从事过酷暑严寒中的露天劳动,知道有多苦、多受罪、多么难以忍受。于是鞋坏了,总找他修。

那双鞋是120块钱买的,穿了6年,底磨透了,要说扔也就扔了。可是底透了,帮和面儿没烂,这让我这个有着“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记忆的人,在扔与不扔的问题上考虑了又考虑,最后决定叫老胡看看,能不能换底。老胡说,能换。不过贵些,得30块钱。我说,行,就30块钱。老胡又说,得多等几天。我说,那就多等几天。

过了10多天,我想该换好了,便去取。老胡说,没呢,还得等上几天。又过了10多天,我又去,老胡还是说要等上几天。换双鞋底,本不是大事,可这老胡一直叫我跑了4趟,还说要我再等几天。我问老胡,你这摊上摆着这么多鞋底,换上一双不就得了,啥大事?老胡说,对你事小,对我事大。找不到匹配的底,咋换?我说,一双旧鞋,胡换换妥了,哪那么多讲究。老胡说,你不讲究行,我不讲究不行。俗话说,鞋帽满街走,带着工匠手。我干的修鞋活儿,吃的修鞋饭。胡换了,你穿上不合适不说,还难看。谁见了问,谁修的鞋?修的是个啥呀!骂起来,我会耳朵根泛红,耳朵眼儿发痒的。你想胡换,拿走,找别人去换。我以往俩月才跑去进一趟货,为了它,我都跑了5趟了。不合适,不能换。

我想,这老胡,平时粘一双运动鞋才挣3块钱,而这双鞋要抵得上那10双鞋呢,竟然叫我往别处换,好挣的钱却不挣,是个别筋人。你别筋我也别筋。于是说,不找别人换,就找你换。老胡说,那你就再等。我姓胡,不叫胡来,不胡修胡换胡挣谁的钱。

这一回,我过了两个多月,才到老胡那里看了看。一看,换好了。穿上试试,果然舒适合脚,还好看,便又穿了一年多,帮烂了,面上的折痕处透了,穿不出门了,才当作拖鞋趿拉了。

老胡还在路边坐着,还在修鞋。他的眼神里闪着精光,脸上的认真劲让人信服。干一行,精一行,在这一点上,我们很多人都不如老胡。

文章来源:http://www.92yilin.com/2017_06/yili20170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