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的猫事儿

毛丹青

松田先生是兽医,在东京开了一家十分漂亮的诊所。远看像积木搭起来的房子,多少带些童话的色彩,红黄色的板墙之间有一条通道。通道是粉色的,沿着这条通道上台阶,脚下的木板会咯吱作响。

说来也怪,下雨时,走在一般的水泥路上只有细雨溅地时才能听到空气中的雨水声,可唯独登上松田诊所的台阶时,脚下的声音才会出现微妙的变化。雨水的浸透好像改变不了木板台阶原有的那股发脆的声音,反正到了这个季节,松田诊所的木板台阶弄得就跟雨水不打照面一样。

每次我一觉得纳闷,松田先生就会说:“这是我家的猫弄的,但凡这些地方,只要它得上几个小时,天再下雨,也不会淋透它的地盘,好像它的热气把木板都给烘干了一样。你看它有多神儿?”

猫叫主人惊叹应该是一件好事,尤其从猫的角度想,主人对你惊叹,由之变为愉悦,到最后说不定还会崇拜你一把,这是再好不过的赞赏了。

作为一名开业的兽医,看猫是他的职业,当然喜欢看猫更算他的兴趣。他说他能成为兽医是因为有一天夜里看见的一个光景。当时他还是一个少年,离家门不远有一家兽医门诊。那天晚上,他放学回家,忽然看见一只黑色的猫已经筋疲力尽,但还是拼命地往兽医门诊移动,在它的后面还有一团黑洞洞的家伙,但看不清是什么。黑猫大声惨叫,继续拖着身子往前爬。不多时,兽医门诊里面出来个女医师,准确地讲,她更像一名普通的护士。她一边嘟囔:“黑猫啊,你怎么啦?”一边一个劲儿往黑猫的身后张望。

原来,这只黑猫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身后的黑洞洞的家伙。那也是一只猫,而且是一只受了重伤的猫。黑猫的惨叫一直延续到兽医门诊的台阶旁。这时,女护士一把抱起黑猫,激动地放在自己的怀里,半天说不出话来。原来那只被黑猫拖来的受伤的猫不知被谁用剪刀把两条后腿剪断了。

松田先生至今说起这件事,还是会激动的。说多了,他的眼眶也隐约地泛红,每次当眼泪流出来的时候,他的嘴里总是在说这样的一句话:

“那一天可是落樱飞舞的一天啊!”

文章来源:http://www.92yilin.com/2016_23/yili201623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