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父一般的佛陀

《律藏·比丘尼分别·波逸提47》

尔时,佛世尊住在舍卫城的祇树给孤独园。

其时,偷兰难陀比丘尼,不舍月华衣而继续使用,其他有月华之比丘尼等,不得使用。

诸比丘尼中少欲者……非难:“何以贤友偷兰难陀,不舍月华衣,而继续使用耶?”……往至给孤独园,告之世尊……

世尊曰:“诸比丘!偷兰难陀比丘尼,实如此……而使用耶?”

比丘们曰:“实然!世尊!”

佛世尊呵责:“诸比丘!何以偷兰难陀比丘尼……而使用耶?诸比丘!此非令未信者生信……”

于是,世尊以种种方便,呵责偷兰难陀比丘尼,说难扶养、难教养、多欲不知足、参与众中、放逸之非。

之后,世尊以种种方便,说易扶养、易教养、少欲知足、好头陀行、端正而不参与众中、勇猛精进之美,并且为诸比丘、尼众等,说随顺适切之法;

佛告诸等曰:“诸比丘!比丘尼等,当如是诵此学处——任何比丘尼,不舍月华衣而继续使用者,波逸提。”

注释:

1.‘任何’者,……比丘尼之意。‘月华衣’者,有月经之比丘尼等,如法使用者。

‘不舍……而使用’者,某比丘尼使用二、三夜,而于第四、五日洗涤之后,不舍于其他的比丘尼使用;不舍于其他的式叉摩那或沙弥尼使用,违反波逸提戒。

2.于不舍有不舍想而用者,波逸提。于不舍有疑想……于不舍有舍想……波逸提。于舍有不舍想者,突吉罗。于舍有疑想者,突吉罗。于舍有舍想者,不犯此戒。

3.舍弃之后再使用;再来月华时复用;当时无其他值月经之比丘尼;月华衣被夺;月华衣被遗失;不犯此戒。或者,当出现其他事故时;或此尼痴狂、或精神混乱;最初之犯行者,都不犯此戒。

淡然感慨:慈父一般的佛陀,对比丘及尼众生活的巨细无漏、对于佛弟子们的关怀,可说是细微到了极致。

文章来源:http://www.shijian.org/mei-wen-du-si/32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