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夫妻办共享“抗癌厨房” 为患者炒菜提供炉火

侯婧婧

江西省肿瘤医院旁边,一条灰暗老旧的巷子通往城中村。每天清晨5点到晚上8点,近20个煤炉在这条3.5米宽的过道中熊熊燃烧,翻炒出天南地北的口味。

患者和家属在巷子内的露天厨房忙活着。

这里是远近闻名的“共享厨房”,基本款炊具都已齐备,几百号人拎着食材和佐料来此轮番掌勺。由于烹制的都是肿瘤医院的“病号饭”,也有人干脆称它为“抗癌厨房”。

15年间,做菜的人来来往往,炒菜的锅灶也汰换了几回,这些炉火却风雨无阻地燃着,成为“生死关头”一团顽强的烟火气。

这个露天厨房的经营者,是一对六旬夫妇。丈夫万佐成今年65岁,老伴熊庚香比他小两岁。2003年,两人将早点摊搬到了肿瘤医院旁边的石泉村,升起一个煤炉,售卖现炸的油条、麻圆。

万佐成和熊庚香夫妇。

有一天,一个患者家属怯生生走过来,希望借火给家人炒个菜,万佐成欣然应允,他觉得炸完油条,火还燃着,不用也是浪费。患者家属却千恩万谢。医院食堂虽然提供饭菜,毕竟比自己开火成本高些,何况不见得人人适口,更不用说满足患者自身的心愿。

后来,万佐成夫妇的善举传开,来借火炒菜的人越来越多,两口子一商量,就自购了一批锅灶,把经营“共享厨房”当成了事业。

熊庚香(右一)和一个前来烧饭的患者家属聊天。

这个事业并不赚钱。

一开始,“共享厨房”不收费,后来蜂窝煤烧得多了,为了维持基本开支,万佐成才尝试炒1道菜收5毛钱。15年来,夫妻俩在城中村的房租从几百元涨到2000多,借火的价格从5毛变成了1块,煲一锅汤收2块,用水不另收费。

一位患者在“抗癌厨房”煮面。

算下来,每个月的收支基本相抵。在外人看来,是白忙活了,不过在万佐成夫妇心中,他们与这些顾客是互相给予、互相温暖。经营“抗癌厨房”,阅尽人间事,经济上的得失就看淡了。

夜幕降临,厨房内仍灯火通明。

万佐成与熊庚香育有两女一子,儿子曾卧病多年,所以老两口对他们的主顾很能感同身受。如今,女儿女婿都有了好事业,儿媳妇很孝顺,孙子孙女也陆续成人。然而,夫妇俩并不甘于“享清福”,仍是365天守在这条小巷中,添煤洗锅,忙个不停。

万佐成说:“能帮助人,我们心里高兴。我和老伴会一直干下去,直到干不动为止。”

对话

“抗癌厨房”过年照开

南都:你们老两口平常一天是怎么度过的?

万佐成:以前我年轻的时候凌晨一两点起来,现在老了,凌晨三点多要起来,炸油条、煮稀饭。中午两三点钟吃饭。下午有个半小时可以睡个觉,晚上又有人来,一直忙到晚上九点。

清晨,万佐成为来做早餐的客人准备炭炉。

南都:“抗癌厨房”每天这么多人来,搞卫生是不是要花很多时间?

万佐成:从早上5点来人到晚上8点,每时每刻基本都有人在这里,尤其中午人多,有时候一两百人。厨房肯定容易搞脏的,我是一天到晚都要搞卫生,扫地、刷锅,20多个高压锅都要洗。

客人走后,熊庚香在清洗锅具。

南都:厨房是全年都营业吗?遇到恶劣天气怎么办?

万佐成:一年365天都没断过。下雨天,人也要吃饭的,是吧?我用大棚、大伞把炉子罩起来,照样营业,让他们炒。大夏天我们还好,因为是个巷子,两边都有遮的,太阳也晒不到。

南都:据说这边有一个惯例,过年期间厨房不仅不歇业还免费,为什么?

万佐成:因为从大年三十到初一、初二、初三这几天,酒店饭馆都关门的,有钱都买不到吃的,那我们这里就提供厨房用具,让他们来炒菜,我给你免费的使吧。哪有人不想在家里过年的啊?走得了的都会走掉,走不掉,说明人家是没有办法嘛。这个应该救急一下。

他们和顾客互相感动

南都:“抗癌厨房”的气氛通常是怎么样的?大家在这里会聊天吗?

熊庚香:哎,聊聊天。他们在一起也高兴,都是同命相怜的人,都没有办法了,走到一起来了,能互相理解。谈谈饭啊,今天你的病人想吃什么?明天我的病人要买什么?心情就比较放松了,找到一点娱乐,日子也好过一点。

南都:你们两位会开导和安慰他们吗?

熊庚香:我们也跟他们宣传,一个是药物治疗,一个是营养治疗,一个是精神要放松,这三样做到的话,这个病就是可以治的,病人就可以生存下来。

患者家属在“抗癌厨房”内忙活。

南都:但总会遇到一些无能为力的情况吧?

熊庚香:(癌症)到了晚期以后,无能为力的情况也有。但是配合治疗、营养搞得好,很多时候可以延长寿命,有的能多活五年、十年。

南都:这么多年,你们跟来来往往的顾客之间保持着什么样的关系?

熊庚香:我们搞这个东西,方便他们,他们肯定感谢我们。有的到家以后就给我打电话,“谢谢老板娘喽!”有的就跟我开玩笑,让我到他们家去过年,我觉得我自己好幸福呢!所以我们感动了他们,他们也感动了我们。我现在这么大年纪了,就是离不开了,一直要做下去。

要捐款不如给病人捐

南都:常年做这件事,有没有改变你们的一些观念?

万佐成:我们就看得比较开了嘛,人活在世上,争权夺利也没有多大的意思,健康就是财富。只要不得病,能够比较开心,就可以的。

南都:其实两位现在并不需要这么辛苦,儿女们发展得都很好,而且也很孝顺。

熊庚香:我女婿说要拿钱给我,我心里觉得最好还是不要管我。钱多有什么用?我在乡下的时候就有好多钱了,我好勤快的,人家种20亩地,我种40亩;一九九几年,我就在城里买了房子。但是我觉得钱多也没什么意思,我从小就不用什么钱的,我也不吃什么不穿什么的,出来帮个人,我真的就感到开心。再说我身体好啊,你看我现在63岁,一天做到晚的咧!

家中斑驳的墙壁上写满10多年来顾客留下的电话号码。

南都:听说有很多人还想给你们捐款。

熊庚香:我们也不要什么钱。我就觉得可以给病人捐款去,有的病人好穷,没饭吃的,给他们拿几百块钱,他们能好过一点,其他都用不着!

南都:之后有没有计划改善一下厨房的环境和设施?

万佐成:已经有人想到给这里改建,广东有个企业家就想把这个巷子的屋顶盖起来,但因为这是居民住宅区,政策上好像不太允许,搞那些雨伞、挡雨棚之类临时的东西没问题。

文章来源:http://toutiao.3g.oeeee.com/mp/toutiao/BAAFRD000020181024111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