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僧传——世高

安清,字世高,是安息国(古伊朗地区)的王子。年幼时因孝行很出名,再加上为人做事聪敏又非常好学,外国典籍以及星相、五行、医方、异术、甚至鸟兽的声音没有不通达的。曾经外出行走,见群燕飞过时忽然对同伴说:“燕子说了,应该有人送吃的来。”不久果然就送来了,众人感到很惊奇,所以优秀出众的声望早已传遍西域。他放弃王位出家修道,广泛学习经藏,尤其精通阿毗昙学(论藏)。既而四方游走遍历各国,在汉桓帝初年来到中国,通习汉语,宣讲翻译各种经典,多有神异的表现。

他说自己前一世已经出家,那世有一同学脾气很大,化缘乞食遇有施主供养不当,心里总是充满愤恨。安世高多次批评劝解,那同学始终不悔改。这样经过二十多年后,才与那同学告别说:“我要前往广州了结过去世的恩怨。你学习用功不比我差,但是性情多有愤怒,命终后会落入恶道变为恶类,我如果得道必定相度。”当时广州正是兵荒马乱,路上遇到一位少年,顺手拔刀说:“真的找到你了。”安笑着说:“我过去欠你的命,所以老远来偿还,你的忿怒也是前世的心情遗留的。”于是从容受死面无惧色,少年杀了他,围观的人把道路都堵死了,没有不感到惊骇和奇异的。

然后安的神识又投胎为安息王太子,又来中国游化,正是汉灵帝末年关中洛阳骚乱的时候,安就打算提杖去江南说道:“我要到庐山去度昔日的同学。”然后来到宫亭湖庙。这座庙一直有威灵,过往商人祈祷它就能有风送船上下,各自顺利没有影响。曾经有人向神乞求庙里的竹子,没有经过神的同意就取走,结果取竹子的船翻沉了,竹子回到原处,从此划船的人没有不敬畏小心的。与安同行的三十多艘船带着祭品供神请福,神就降下祝词说:“船上有僧人可以叫他上来。”船上的客人都很惊愕,请安进庙里,神告诉安说:“我往昔在外国与你都是出家学道的,好行布施但性情多有嗔怒。如今做了宫亭庙神,周围千里都是我管治的地方,因为过去的布施,所以现在有很多珍宝,因为过去的嗔恚所以现在堕落为这个神的果报,今天见到老同学可以表达我的悲喜。寿命就要尽了但形象又丑又大,如果死在这里污染江湖,应当到山的西面草泽中去。我怕这个身体灭后要堕地狱,我有千匹绢和其它宝物,可以为我做法事建塔使我转生善道吧。”安说:“我远来相度你为什么不现出形象?”神说:“形象太丑非同一般,众人必定害怕。”安说:“只管出来,众人不会怪的。”神从床后露出头,原来是一条大蟒,不知尾巴的长短,身体最高到腿的膝盖处。安为它念诵梵语数遍,念诵赞呗数遍,大蟒悲泪如雨,过一会儿隐藏不见了。安就取走绢物辞别,同行的船扬起风帆,大蟒又现身登山张望,众人向它挥手,然后才消失了。安很快到达南昌,就用神庙的物品作为建造东寺的费用。安走后神就命终了,晚上有一少年上船,长跪在安面前受安的咒愿加持,然后忽然不见。安对船上人说:“那个少年就是宫亭庙神,已经脱离恶形了。”于是庙神没有了,也就不再灵验。

后来有人在山的西面草泽中见到一条死蟒,头尾有数里长,现今的浔阳郡蛇村就是遗址了。安后来再到广州,寻找前世杀害自已的少年,那时少年还在世,安就到少年家讲述了昔日偿命的事,并说明宿世因缘,两人都很欢喜,安说:“我还有余报没有了结,如今要去绍兴了结恩怨。”广州少年很有悟性,豁然心开意解,追悔以前的过错,愿意提供充足费用跟安去东游。于是来到绍兴,进入街市中,正好遇到街上有打群架的,误伤了安的头,当场就死亡了。广州少年因为接连两次证实了果报,他就精勤修习佛法,宣说安世高的事迹,远近的人们听到后没有不惊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