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尚碾压大牌设计师,夺得亚洲设计最高荣誉!

寻匠之美

最美的艺术,是人心的善良。

有着“东方设计界奥斯卡”之称的Good Design Award 2018设计大奖,爆了一个大冷门:谁都没想到,夺得桂冠的竟然是一位年轻的日本和尚!

结果一出,全场都沸腾了!和尚做起了设计?而且还在四千多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

要知道,这四千多件作品不少是出自佳能、索尼、松下这样的大公司。共有945家公司参与竞争,而最终摘得桂冠的,却是这位寺庙主持——松岛靖朗。

松岛靖朗,奈良安养寺的主持。他的获奖作品并不是什么高科技,而是一个叫“寺庙零食俱乐部”的组织。

获奖后的松岛甚至坦言,自己做的只是小事,能帮助到一部分小孩,让他们展开笑颜已经很开心啦!不奢望得奖。

寺庙零食俱乐部,是一个什么样的“设计”,又凭什么夺冠呢?这样说吧,从2014年到今年10月,它帮助了10万贫困儿童。全日本975个寺庙参与其中,392个团体参与支持,每个月有9000人受到帮助。

而这一切的开始,则源于松岛看到的一则新闻:大阪的一对母女,尸体被发现在出租屋里,家中空无一物,冰箱里一点食物都没有,桌上留着一张纸条:“对不起,我连一顿饱饭都不能给你”。

这也许是大多数人无法想象的,在当今社会,作为发达国家的日本,竟然还有人被活活饿死!

松岛看到后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而当他查阅资料,发现问题远比他想象的严重。在日本贫困儿童高达13.9%的比例,将近280万儿童处于贫困中,而单亲贫困家庭比例则高达50.8%。

贫困,带来的不仅仅是物质拮据,还会带来安全感缺乏,社会认同感低,很难建立自信,容易被孤立。就算成年或者走出贫困,心理问题依然难以解决。

松岛意识到必须有人站出来去解决这个问题。他通过观察思考,发现寺庙中有很多被浪费的贡品,这些食物通常送进来后并没有人吃,等到放坏了,就被扔掉。

“食物应该给真正需要的人,寺庙中的一部分捐赠物,我们将回赠给社会中生活疾苦的人。”松岛说。

随后他发起了“寺庙零食俱乐部”项目。刚开始,松岛只是收集寺庙中新鲜的零食和水果,将它们整理起来寄给孩子们。

很多孩子收到后告诉他:“这是我第一次收到零食。”这让松岛找到了坚持下去的意义。

慢慢的,他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行动,捐赠食物或者义务帮忙。

同时其他寺庙知道后,也纷纷加入。

除了寄送零食。他们还会举办生日会,为单亲妈妈和小孩送一些小礼物,

俗话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最让松岛感到快乐的是,孩子们收到零食后开心的笑脸。

更有小朋友写信给他:“和尚大师,我的和菓子已经够多了,下次我可以拥有一些薯片吗?”看到这样的话,松岛都会发自内心的感到快乐。

收到零食的小朋友,没有感到被施舍的尴尬,而是平等感恩地接受着,也许这才是帮助的真正含义。

组织逐渐发展起来后,也有了自己的网站,上面会发布一些活动,还有很多自己设计的物品可供购买,而这些钱都被用来帮助更多的人了。

这些事情松岛已经做了四年,为千万人带来了温暖。最终他也收获了社会的认可,斩获good design award。

帮助贫困的孩子,让他们快乐地生活并不容易。松岛也说:“现在所有的一切仅仅是开始,想要把这件事情做好,需要的是更多的团队加入,一起前进。”

虽然他所做的事情让人感动,也非常有意义,但相信很多人疑惑:明明是设计大奖,为什么会将大奖颁给看似与设计毫不相关的一个慈善项目呢?

其实与奖项本身的定位有关,Good Design Award,针对产品、建筑、软件、系统和服务等与人们息息相关的各种事物。无论有形无形,只要是人们为了某种理想和目的而构筑的事物都会被视为设计,其品质将得到评价和表彰。

一方面这个奖项关注的是“创造力”,创造出不一样的事物或者想法,与社会共享创造价值。其实我们去看很多入围的作品,都不难发现这一点。

革新眼镜行业的技术设计,设计Thomas Overthun、Hortense Deso,只要轻轻触碰就能切换模式,保证画面失真最小化。而且可以根据场景选择不同的框架设计和颜色。

还有Crush Box垃圾桶,能比同尺寸的垃圾桶多装 3 倍。

Good Design Award的另一个核心是人性,关注人本身,关注一切对人类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这正是松岛所做的事情。

在寺庙零食俱乐部的官网上,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图案,上面写着:hand in hand,heart to heart。配图是一只拿着棒棒糖的手,用心传递一份真实的甜蜜。

就像这个奖项的理念一样,用人性构建设计之美。而寺庙零食俱乐部,仅用寺庙的贡品便让10万贫困儿童和单亲家庭免于饥饿。

用善意、平等、持之以恒的信念,将人性之美发挥到了极致,这难道不是最美好的设计吗?

文章来源:http://www.sohu.com/a/273645415_99910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