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的作息

关于佛陀的作息,《相应部注》及其它处列举了五个时段,而《经集注》则将后面的四个时段合并,因此只有两个时段,即是:上午作息和午后作息。尽管方法有所不同,但其内涵是一致的。

因此,按照《小部·经集注》,有两个时段;按照其他义注,则有五个时段,即加上初夜作息、中夜作息以及后夜作息。在此,将依次讲述这五个时段的作息,或许读者会因此而生起信心。

(一)佛陀上午的作息

佛陀清晨起来,为了摄益侍者并使身体安乐,他先洗脸等以净身,之后在宁静中进入果定,直到要前往托钵集食之时。

然后他整理下衣,系好腰带,披上上衣,拿起钵来,进入村庄。有时独往,有时则与僧众同行。在他入村之时,有时周围一如往常,有时则有神迹发生。

例如:当世尊前往托钵集食时,柔和的微风拂过地面,为他清扫前面的路;云朵如花盖般在世尊的上空随行,并随时洒下雨水,使空中的灰尘落在路边;风也会带来各地的花朵,将它们撒在世尊前行的路上,为他铺上花毯。

本来凸起的地面,自动降低,使路面变得平坦;而凹下的地面则会自动升高,与其他路面平齐。石头、细砾、陶片、树桩、荆棘等都会主动地退开。世尊落脚之处,路面或自动变得平坦,或有大如车轮、触感柔适的莲花从世尊脚下升起,为他铺路。

一旦世尊的右脚踏上某城或某村的地界,他的身体便会散发出六色光芒,光线如金色之水一般流淌在方顶或尖顶的房屋之上,仿佛为这些房屋披上了华丽的绸缎。

光线快速地四处游移,使周遭的一切都闪耀着明亮的光芒,马、大象、鸟等动物静伫原地,共同发出和谐的鸣声,犹如鼓、竖琴等乐器在无人演奏的情况下共同奏出动人的乐章;人们佩戴的项链、耳环、手镯、脚镯等饰品也自动地发出柔美的声音。

人们从这些征兆中了知:“今天世尊要来我们的城市(村庄)托钵乞食了!”衣着整齐的人们手持香、鲜花及其他物品纷纷走出家门,聚集在城中心的大道上,虔诚地供养以表尊敬。

他们邀请在其能力所及数量的比丘,说:“尊者,请分给我们十位比丘”、“请分给我们二十位”、“请分给我们一百位”等等。他们还接过佛陀的钵,铺好座位,请僧众进食。

用完餐后,佛陀依信众的倾向为他们说法,因此有些人能建立起三皈依,有些持守五戒,有些则证得入流果、一来果或不来果之一,有些人则在出家后体证最上的阿罗汉果。以如此开示佛法摄益大众后,世尊从座而起,返回寺院。

回到寺院后,世尊坐在华贵的圆亭中为他准备好的佛座上,静待僧众用餐完毕。当侍者比丘前来告知僧众已经用餐完毕时,世尊才走进香舍。

以上是佛陀上午的作息。还有其它一些细节并未在此详述的,它们记载于巴利圣典《中部·中五十经》的《梵寿经》。

(二)佛陀午后的作息

用完餐后,世尊坐在香舍旁(僧众集会处),侍者比丘为他准备好的座位上,洗好脚,然后站在洗脚板上教诫僧众:“诸比丘,当以正念精勤地圆满戒、定、慧三学!佛陀出现世间“与佛同世”是难得的,获得人身是难得的,拥有信心是难得的,得以出家是难得的,有机会听闻正法是难得的。”

在如此的集会中,有些比丘会请示佛陀有关禅修的问题,佛陀会依照他们的倾向,给予适合他们的禅修业处。

他们顶礼了佛陀,然后回到各自的白天或夜晚的修行处,有些前往森林,有些来到树下,有些回到山中,四大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或他化自在天,则回到他们天界的住处。

此后,佛陀进入香舍,假如想要的话,他就右肋而卧不舍正念地休息片刻。当身体安适后,世尊起身,利用这一天的第二个时段观察世间的有情众生。

在第三个时段,佛陀所依托钵乞食的城市或村庄,这些居民在上午布施了食物后,下午会衣着整齐,带着香、鲜花及其他物品聚集在寺院中,聆听佛陀的午后开示。

佛陀以适宜听众的神通(神变)方式,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坐在法堂(专供说法的圆形亭阁)中的佛座上,给予适当时间及适宜场合的佛法开示。当时间已到时,即遣散大众。众人在顶礼世尊后,纷纷离去。

(三)佛陀的初夜作息

完成午后作息后,如果佛陀想洗浴的话,就会从佛座起身,来到侍者比丘为他准备好洗浴水的地方,从侍者手中接过浴衣,进入浴室。

世尊沐浴之际,侍者比丘在香舍为世尊准备好座位。浴毕,世尊穿上色泽均匀(善染)的双层下衣“下裙”,系上腰带,上衣偏袒右肩,然后独自坐在香舍中的佛座上静思片刻。

过了一会儿,比丘们从他们各自的修行处前来服侍佛陀。有些比丘向世尊请示问题,有些提出关于禅修业处的问题,有些则请佛陀讲经说法。世尊满足他们所有人的愿望,与他们一起度过初夜时分。

(四)佛陀的中夜作息

在比丘们顶礼佛陀离去之后,佛陀的初夜作息便已结束。一万个世界系的诸天与梵天神,便趁此机会前来,向佛陀请示在他们心中盘旋多时的疑问。

由于问的天神及问题太多了,有的问题甚至只有四个字(akkhara,或几个音节)。但是佛陀都为他们一一解除心中的疑惑,世尊以这种方式度过中夜。

(五)佛陀的后夜作息

后夜作息,可分成三个时段:第一时段,世尊来回地经行,以舒缓从清晨以来因久坐而有些不适“僵硬、紧绷”的身体。

第二个时段,世尊则在香舍内,不舍正念地右肋而卧。

第三个时段,世尊起身,结跏趺坐,以意乐随眠智及根上下智的佛眼,来观察世间的有情众生。

世尊清楚地看到,那些在他们的过去世当中,在过去佛前曾修习过的诸如布施、持戒、禅修等善业的人。这是《相应部注》、《长部·戒蕴品注》及其它处所记载的。

《小部·经集注》的记载则如下:

后夜可分成四个时段:

第一时段佛陀来回地经行。

第二时段则在香舍内,不舍正念地右肋而卧,此是狮子卧。

第三个时段,世尊进入阿罗汉果定。

第四个时段,世尊进入大悲定,以前述的佛眼观察世间的有情众生,以看到哪些人的眼睛尘垢较少,哪些人则尘垢较多等。

文章来源:http://www.shijian.org/yuan-shi-fo-jiao/2169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