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本生谭

大悲菩萨曾因为业力和愿力,出生于迦尸国的一个很富有的家族里,长大后,开始掌管家中的经济权。每年,他都要去各地收敛账目。

大悲菩萨有个朋友住在波罗奈都城中,是个很有钱财的米商,几乎整个波罗奈的稻米都是他提供的。这个米商除了对卖米感兴趣外,就是爱好养犬。他曾经用很多钱财换取各种犬来养。

一次,大悲菩萨又来波罗奈城敛账,因为天色已晚便到米商家过夜。米商非常热情地招待大悲菩萨,给他准备了可口的饭菜和美味的酒水。席间,大悲菩萨问米商为什么喜欢养犬,便产生了下边的对话——

“兄长,您为何喜欢养犬?”

“因为犬通人性,主人临难之时,它们可以挽救主人。你可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一个心怀恶意的商人喜欢养犬,他养犬不是为了爱好,也不是为了看家,而是为了吃肉。他总是盼望着自己的犬快些长大,好杀掉吃肉满足口腹之欲。

“一次,他养了一条犬,他喂它可口的食物,让它快速长大。他经常在它的耳边叨咕:犬儿啊,你快快长大,我好吃你的肉,那是世界上最美的事情!那条犬非常具有灵性,它听懂了主人的话但没有逃走,继续留在主人身边。

“有一天夜里,商人家里来了盗贼,趁他熟睡之际想把所有钱财偷走,这个时候那条犬开始猛烈吠叫,商人这才醒来和盗贼搏斗起来。但是商人怎么能打过那许多盗贼?犬儿情急之下咬断了绳索直奔贼王,它一口就咬住了贼王的手腕,就算其他盗贼用棍棒狠狠地击打也不松开,最后终于付出了生命。

“正因为这条犬的吠叫引来了官军,盗贼们才都落了网。那商人也没有损失钱财,但是之后他不再养犬……”

“原来如此。犬类确实精通人性,它们心思灵敏以主人为知己,可惜仍然有很多人不以它们为朋友,擅自杀害满足口腹之欲。我经常在外边收敛账目,这样的事情经常看到!”

“兄弟,您是我的知己,也只有您和我一样,对犬类具有这么深的认识!只不过,我最近家中所养的犬不是放生,就是送与他人了。你可知道哪里有上好的犬?”

“兄长不要着急,好犬并不多见,等兄弟有缘见到自会告诉您的!”

于是,那之后,大悲菩萨便处处留心这个事情。某年他到某地敛账,某个生意伙伴家中有一个瘦弱的小犬,它蜷缩着四肢浑身颤抖地卧在房门外,当时天气非常寒冷,大悲菩萨对生意伙伴说:“兄长,我看您家里那条小犬非常可怜,为什么不放它进来取暖?”

“哎,兄弟您有所不知啊,那并非我家中的犬,而是不知何地来的,在我门前已经蜷缩数日了。”

“既然如此,兄长可否将它送与我?”

“如此甚好,我正不知如何处理呢!”

于是,大悲菩萨将小犬揣于兜中带回了家中。小犬受到热气烘托变得机灵起来,只见它摇着尾巴向大悲菩萨作出了作揖状的动作,逗得家人都非常开心。

“这个小犬真的精通人性呢!”大悲菩萨的妻子说道。

“就是啊,我那波罗奈城的米商兄长还让我为他寻找上好的犬,这不是一条很好的犬吗?明日,我就带着它去波罗奈城,兑现我的承诺。”

家人虽然不舍,但是毕竟大悲菩萨跟人家承诺过,只好舍弃心中对小犬的爱恋。第二日大悲菩萨启程去波罗奈城。

“兄弟啊,我还以为您忘记了你的承诺呢,没想到您给我送来这么好的犬。这可是一只特别品种的犬,很精通人性呢!”

“那恭喜兄长了。看来是上天知道兄长喜欢犬,这才安排我把它送给您啊!”

大悲菩萨在米商家中度过了几日后便回归家中。之后,米商每天用美味的饭团喂养小犬,并定期给它洗澡,就这样小犬幸福地生长着。

在米商的教导下,小犬学会了很多绝活:作揖、随着节奏跳舞、高低声音吠叫等等。米商的朋友来府上做客的时候,小犬都会积极表演,慢慢的它的名声传遍了波罗奈城。

“那个米商家中养了一只聪明的犬!”

“那个犬如果销售的话,没有一万金是不能买来的!”

“那个犬是迦尸国的富商送给米商的。那个富商具有强大的慈悲心和智慧,那个犬跟着它只短短的几天时间就变得如此聪明,他可真的是个奇人啊!”

人们纷纷讨论着,小犬的名声也就越来越大,甚至流传到了某个乡下。其中有个农户正是米商的远亲,他听说了此事心想:“这条小犬竟然如此聪明,我要是让我的子女吃了它的肉,是不是都能变得更加聪明呢!”于是,他从乡下出发行走了半个月时间来到波罗奈城米商家中。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多年不走动的远亲忽然来到家中,米商顿时坠入了五里雾中。

“表哥啊,我来此地,就是专门看看您家中的犬。它的名声好大啊,都传到了乡下呢,距此地六七百里路程呢,真了不得啊!”农户赞叹道。米商最喜欢别人赞美自己的小犬,于是非常高兴地款待远亲表弟。

“表哥啊,我难得来您家中,可否让那小犬为我表演一番呢?”农户说道。

“小犬,来为我的表弟表演一番!”米商说道。可那小犬看了农户一眼便走开了。

“哈哈,表哥啊,都说你的小犬聪明,可现在它如此的表现,可真让我失望啊!”农户说道。米商一听此话觉得小犬丢了自己脸面,便用鞋子击打蜷缩在墙角的小犬。

“哎,表哥,一个小犬而已啊,何必如此动怒呢!要不这样吧,我也很喜欢犬,我用这许多布匹外加3000金来兑换,你可愿意让它跟我走呢?”农户说道。

“这个不行,它可是波罗奈城的名犬,有人出价一万金我都没有卖!你这些布匹也就值5000金,加上3000金才8000金,我不卖!”

“表哥啊,你与我可是有着亲属关系啊,如此谈钱不显得生分吗?而且我的确很喜欢这个小犬。您放心,我不会让它受冷受饿,和你一样疼爱它!”

“表弟,你不是要让你家孩子吃它的肉吧?”米商又问。

“表哥说笑了,怎么会啊。您就放心吧,如果它在我那里呆不惯,我给您送回来还不成?”

于是,农户说动了米商,用一些布匹和3000金换了小犬。离开的那一瞬,小犬放声悲鸣,叫得米商眼中含泪。结果他还是把小犬亲自送到了门外,回转身不看一眼地进了屋子。

“嘿,这只小犬还真的聪明啊,好像早就知道我的子女要吃自己的肉!”那农户抱着小犬离开米商家。路上犹自嘟囔着。这个时候,大悲菩萨去米商家中路过此地,听到农户的话吃了一惊。

让他更加惊奇的是,听到他的话后,小犬顿时不再挣扎,而是乖顺地趴在他的怀中。“哎,这才是聪明的举动,你这么小和我挣个啥呢?嘿嘿,来吧给你戴上我给你亲手做的绳索,你跟在我的身后走吧!”于是,农户从怀中掏出自己制作的绳索套在小犬的脖子上,牵着它在路上行走。

“路上真的好困乏啊,对了,前边有个木屋,我就到那里睡个觉吧”农户牵着小犬向森林中的木屋走去。走到近前,他把小犬拴在木桩上,自己钻进木屋去睡了。

大悲菩萨凑了过来,对小犬说道:“看你的样子和我送给米商兄长的那条小犬非常相像,怎么会被这样的人捕获?”

“尊敬的先生,我正是那只小犬。是农户用布匹和三千金把我换来。他声称喜欢我,实际上是要让他的子女吃我的骨肉!”小犬说道。

“那你为何不挣脱他的控制逃走呢?”大悲菩萨问。

“我心里已经有了计谋,先降低他的警觉心理,等到他睡实了之后,我再咬断绳索回到主人家中。”

于是,夜色来临森林里很多动物大多都睡觉了,小犬趁机咬断绳索,勇敢逃离奔回自己主人的家中。那个农户醒来发现小犬不见了,便又回到米商家中寻找。

“表哥,那小犬逃跑了,可回到您的府中啊?”

“表弟啊,它已经回来。原来,你是想让你的子女吃它的骨肉,你竟然这般残忍,我绝对不允许!看,这些是你的布匹和3000金币,你拿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我的府上!”

“表哥,真是稀奇啊,您怎么懂得它的语言?别说笑了,没有这样的事情!”

“我说的没错,一来,我常年养犬我懂得了它们的语言,二来你在路上遇到一个富商,他听到了你说的话。他便是我的朋友,这条小犬就是他送与我的。他和小犬都不会骗我!”

于是,那个农户只能羞愧地拿着布匹和3000金离开了波罗奈城。

文章来源:http://www.shijian.org/fo-tuo-ben-sheng/317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