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莫高窟——吐蕃和西域文化的一场世纪相遇

斯坦因与伯希和都已经离去,美得令人窒息的莫高窟,还静静的安住在那里……

说起吐蕃时期的莫高窟,不得不讲讲这段历史……

据唐代圣历元年(698年)李克让修《莫高窟佛龛碑》记载:“莫高窟者,厥初,秦建元二年(366年)有沙门乐僔,戒行清虚,执心恬静,尝仗锡林野,行至此山,忽见金光,状有千佛……造窟一龛。次有法良禅师,从东届此,又于僔师窟侧更即营建,伽蓝之起,滥觞二僧。”

《莫高窟佛龛碑》原立于莫高窟第332窟前室,

民国十年(1921年)为俄军所断,

现仅存残石,藏于敦煌研究院。

此后,北魏宗室东阳王元太荣、北周贵族建平公于义先后出任瓜州(敦煌)刺史,信奉佛教,使得莫高窟的开窟造像活动逐渐发展兴盛起来。

隋代统一南北后,击败了西北的突厥和吐谷浑侵扰,保持丝路的畅通和商贸日益繁盛。隋文帝和隋炀帝大力倡导佛教,令天下各州纷纷建造舍利塔,继而瓜州也在崇教寺(莫高窟)起塔,宫廷写经之风也传至敦煌,开始大兴开窟。

敦煌古城 ▪ 遗址

唐朝在初期扼制了西域最大的威胁——西突厥的进犯,在西域设立了安西都护和安西四镇,使敦煌经济得到稳步发展,丝绸之路也全线畅通。“伊吾之西,波斯以东,朝贡不绝,商旅相继”,这时中西经济文化的交流也逐渐开始繁盛起来,而敦煌石窟的营造达到了极盛,更加促进了来自中原的汉文化,以及来自印度、西亚、中亚文化的相互交融。

敦煌 ▪ 地图

唐朝兴起的时候,我国西南部的吐番王朝也日益强盛。“安史之乱”以后,唐王朝由鼎盛开始走向衰落,从此一蹶不振。吐蕃乘虚进攻河西,经过多年的战乱,吐蕃渐渐统治了全部河西。

玄奘西行 ▪ 圣迹地图

至今在莫高窟的洞窟中,我们还能看到大量吐蕃时期的壁画艺术,以及大量的吐蕃文经卷。

但随着元蒙疆域的扩大,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陆上丝绸之路的衰落,敦煌失去了中西交通中转站与西域门户的重要地位,莫高窟也告衰落。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发现了震惊世界的藏经洞。不幸的是,在晚清政府腐败无能、西方列强侵略中国的特定历史背景下,造成中国文化史上的空前浩劫。

如果我们了知了世事沧桑的真相,就会发现那缔造伟大艺术的历史竟是如此的艰辛和苦难,伴随着狂放的野心征服一方的勇桀者,创造了所有的辉煌和疮痍,但在祈愿和平的众生眼里,都抵不过那佛目低垂的慈悲和庄严。

纵观敦煌所经历的这些朝代,其艺术风格所融汇的各种养料,有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时期,那就是吐蕃所带来的深刻影响。

早在吐蕃时期,属中亚西域地理范围的敦煌莫高窟的壁画,是藏文化与西域文化交流的重点内容。吐蕃时期的文化一度外化的风格并没有使艺术丧失活力,反倒在藏文化深厚土壤的培养中得以蓬勃的发展。这期间的风格大体略具雏形,并在敦煌艺术宝库中描下了重重的一笔。这一时期吐蕃在敦煌重修、开凿的近百座石窟中,其中有45座石窟的壁画是藏族画师们完成的。典型的吐蕃时期石窟有112、158、159、231、237、359、360、361等窟,壁画题材、内容、形式、技法都颇具藏族风格特色。

敦煌莫高窟 ▪ 第112窟

敦煌莫高窟158窟 ▪《 涅槃经变 》

敦煌莫高窟159窟 ▪《文殊普贤变相图》

敦煌莫高窟231窟 ▪《阴氏夫妇供养图》

吐蕃时期敦煌壁画在继承盛唐经变题材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发展,出现了 《阿育王造塔》、《犍陀罗双身像》、《尼婆罗火池》、《南天竺弥勒像》、《指明像》、《牛头山》、《圣者列萨诃》、《于阗国舍利弗》和《毗沙门天王决海》等37幅成组的瑞相图,还出现了描写吐蕃风情题材的画面。敦煌壁画中的《吐蕃王子供养图》、《狮马图 》、《佛教神灵示意图》和黑城出土的《牧马图》,这些画保存了吐蕃民间文化及宗教绘画的珍贵素材,也是吐蕃时期敦煌绘画艺术中的杰作。

《 阿育王造塔 》

《 毗沙门天王决海 》

吐蕃时期的敦煌壁画有许多重要作品。如第158窟《 涅槃经变 》,南壁两侧绘比丘举哀图,西壁北侧绘天龙八部,北壁两侧绘各国王子举哀。画面造型严谨,刻画人物情态生动,笔力雄浑。各国王子以吐蕃赞普王为首,头戴王冠,光环围绕,格外引人注目。

在敦煌莫高窟第17窟和第356窟壁画中也绘有藏王肖像,壁画中吐蕃王的形象在众番王中十分突出,可见当时吐蕃在西域的强势影响。同样,对以于阗、龟兹——两大佛教中心为代表的西域佛教艺术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东汉蔡文姬谱写的《胡笳十八拍》描绘于阗国片段

玄奘《大唐西域记》中写龟兹:“伽蓝百余所,僧徒五千余人”,“每岁秋分数十日间,举国僧徒皆来会集,奉持斋戒,受经听法,渴日忘疲……” 龟兹名僧尸梨密为龟兹王子,照例当为国王,后让位其弟,出家为僧。王公贵族更是供养僧侣,上图《 龟兹国王、王后供养比丘 》就是当时的记录。

新疆境内,以克孜尔石窟为代表的多处地方还发现了藏传佛教壁画、古藏文资料等吐蕃时期的遗迹。同时,西域佛教也对吐蕃的文化,尤其是对阿里的佛教艺术,表现出了主动的融合和直接的影响,并与中亚波斯细密绘、克什米尔风格和中原汉地风格融合,形成多元文化特色,共同建构着藏地西部的佛教艺术。

(克孜尔石窟)

这一时期敦煌石窟藏传佛教壁画的特点是:

  1. 画风细腻精致,格调高雅。

2.人物造型十分优美生动,人物性格刻画深刻细腻,在技法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3.构图严密紧凑,并对盛唐时期的构图风格加以创造性的发展,将一壁一铺大型经变的构图发展为一壁多铺的形式,构图讲究对称和协调。

莫高窟第103窟,北壁绘▪《观无量寿经变》,两侧分绘未生怨、十六观。一壁多铺的形式

莫高窟 321窟 北壁《阿弥陀经变》,一壁一铺的形式

4.人物配置有条不紊。施色以平涂为主,间有分染,所用颜料多为石色。色彩大都以青绿和土色为基调,赋色大多用红赭,与敦煌盛唐壁画用色相比,更加注重色彩的对比与和谐,画面清丽、明快,富有高原气息。

5.线描勾勒用笔流畅,呈现出娴熟的技艺。

(壁画多以青绿和土色,红赭色,具有高原气息)

如此看来,敦煌艺术,实际上是由不同流派和不同民族的民间画师和僧侣大师们共同创造的艺术精品。

文章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Njc1OTYxOQ==&mid=2654130771&idx=1&sn=b6cef823653ffad991784ed714321e57&chksm=849a257fb3edac69c1ba386371cbe8ada46188fd53a5b1eaa880c69fa400eb63fbdee726b14b&scene=0&key=5c9df8bf97da386f0b36a26447e821e5106d4c7dd28375d7c892f0efe618bd1f9574551428982f7966b6f30e40982b3c3ed9b03a38787c0be7021a1af64aa7296ad9ffdbc926a33b95684e40c2e2d2ac&ascene=1&uin=ODAyMzg3NDgz&devicetype=Windows-QQBrowser&version=6103000b&lang=zh_CN&pass_ticket=SaL3CxMVnEZAJPxkPo13uY2GXcFTh0sPrvzOqqzgwqCm9cYXN0Bu92yHIeLgTLRG